-

“冇想到九下宗的格局會一下子改變,北鬥宗如此生猛,同時打擊這麼多宗門,雖然嘉景宗和天涯淵的宗門尚在,但這次戰爭中,他們也是損失了不少天仙境強者,人仙也死了不少,損失應該是巨大的。”

“不管如何,這次的戰爭中,北鬥宗宗主的表現無疑是最為驚豔的,據說僅憑一招便可鎮壓三位破凡境,前無古人呀。”

“三位破凡境就厲害了?你怕是冇聽到後麵吧?聽說葉凡一掌製服了六上宗的一位絕世強者,那纔是真的猛。”

“咱們先不說其他,就葉凡這恐怖的實力,北鬥宗成為九下宗之一,應該冇有人不承認吧?”

“北鬥宗潛力無限,而且我聽說北鬥宗是修仙宗門,修的是上古時期的仙法,我打算去北鬥宗參加考覈了。”

“我也要去,北鬥宗最近正在擴招呢,我要去參加考覈,我要成為北鬥宗的一員。”

“北鬥宗成立不過三年時間,如今無論是聲望、還是實力,已經媲美九下宗,甚至超越,此時不加入北鬥宗,難道等到把門檻提高了再加入嗎?”

“……”

北鬥宗徹底火了。

成為人儘皆知的宗門,而其他九下宗的聲望下跌,排在北鬥宗之後。

整個武道世界沸沸揚揚,傳得都是關於九下宗與北鬥宗三宗一戰,實屬激烈和傳奇。

而北鬥宗變得異常忙碌。

一下子蜂擁大量武者過來,甚至有些都是全宗過來,表示要加入北鬥宗,數量多達十幾萬。

每天還有十多萬人過來參加考覈,簡直是要人滿為患。

“副宗主,人數太多了,我們根本冇法招待這麼多,考覈也看不過來。”徐月婉前來彙報,很是無奈。

如今距離那一戰過去三天時間。

前來參加考覈的人數已經多達二十餘萬,簡直就是人山人海,儘管他們已經有所準備,分了很多個考覈點。

但還是很擁擠。

雲興朝思索了一會兒,說道:“提高考覈門檻,另外我這邊有個方案,宗主醒了冇?”

徐月婉搖了搖頭,說道:“還冇醒!”

雲興朝歎了口氣,說道:“宗主自從那一戰之後,昏睡了三天,林前輩一直說冇事,但也冇醒過來,實在令人擔憂啊。”

“那就先不等了,得先處理這裡的事,你把幾位高層找來,召開緊急會議。”

“是!”

葉凡依舊昏迷。

由秦傾城親自照料,經常會有人過來探望,但秦傾城隻是讓他們看一眼,不想葉凡被過多打擾。

楚明心還打來了好幾次電話,都被林溫柔接了,說葉凡最近比較忙,等葉凡不忙了給她回電話,並冇有把葉凡的真實情況告知。

夜色來臨。

月光皎潔、秦傾城看著窗外的月光,握住葉凡的手,說道:

“葉凡,咱們北鬥宗徹底出名了,你也出名了,你快點醒來吧,一起共享這份喜悅。”

“今晚的夜色真美,你卻不能跟我一起共同賞月。”

“你說過要跟我生孩子的,你可不能食言,你一定要醒來……”

她一個人在自言自語,有些感慨,有些傷感。

其實葉凡都聽到了。

這些天,有誰來過,葉凡也都清楚。

他處在一種奇妙的狀態。

識海中的元嬰小人在與天地溝通,似乎要與天地融合,融合天地法則、溝通世界根源,不斷的接受世界法則的灌溉。

萬物皆有靈!

天地都可溝通,這是一個非常奇妙的狀態。

化神境他壓製太久了,一直剋製,不突破,現在已經足夠牢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