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上那一戰,太激烈,使用了‘正道人間之手’和《逆亂八則》功法,他又有了新的感悟。

他能預感,終於是壓製不住了。

即將要突破了。

已經一隻腳踏入法相境。

秦傾城不知何時,趴在旁邊睡著了。

洪慶和副宗主雲興朝走進來,看了一眼。

頓時驚呆了。

兩人都驚愕得嘴巴微張,癡癡地看著躺在床上的葉凡。

隻見月光精華不斷被吸收,皎潔的月光滲透進入葉凡的體內,在他的周圍不斷環繞,似乎形成一種頗有規律的流動。

“這……”雲興朝難以置信的指著葉凡。

洪慶反應過來,拉著他,往後退,來到門口,小聲說道:

“宗主應該是在修行,隻是這種方式有點奇怪,從未見過,直接吸收月光精華,這是何等手段啊,咱們不能打擾宗主。”

雲興朝點了點頭,說道:“那咱們改天再來彙報吧。”

兩人轉身走出。

洪慶說道:“咱們宗門一下子增加那麼多人,劃分內門和外門,我認為是必須的,宗主應該不會有什麼反對意見的,就按照咱們商議的結果來吧。”

“嗯!”

兩人回去睡覺。

次日!

淩晨時分。

整個宗門出現了一股詭異的氣息流竄,天地法則似乎有那麼一瞬間被觸動,賦予了生命。

所有人都感應到了。

紛紛驚醒!

葉凡猛然睜開雙眼,雙眼深邃,坐起來,嘴角微微一揚。

“葉凡……你……你醒了!”

秦傾城被驚醒,看到葉凡坐著,一時激動起來。

直接撲上去,緊緊的抱住他。

葉凡收斂氣息,輕輕的抱住她,說道:“我冇事……”

“葉宗主……”

門突然被推開,走進來十幾個人、其中就是以黑匣子劍客和魔宗邪月為主、李秋水、蒼龍等人在後。

看到兩人擁抱在一起。

一下子有些尷尬!

葉凡和秦傾城也急忙分開,略顯尷尬。

黑匣子劍客大聲笑起來,緩解尷尬,說道:

“我感應到那股氣流,應該是從你的住所出去,有點擔心,就過來看看,你醒了就好……等會兒,你是不是突破了?”

發現不太對勁,仔細打量葉凡,試圖看出點變化。

自從葉凡從無相秘境回來之後,他就看不透葉凡的境界,現在隻是覺得葉凡有些變化。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我跨入法相境了,壓製不住了。”

“壓製不住就不用壓製,雖然你說法相境和化神境有很大的區彆,但我認為你壓製夠久了,而且你接下來要麵對的是六上宗,入法相境更好一些。”

葉凡眼眸露殺機,問道:“六上宗來犯?”

“暫時冇有。”黑匣子劍客說道:“不過六上宗來人是必然的,至少越王八劍還在你手中,太初宗肯定會來,至於落天宮,我覺得也會來,之所以現在還冇來,估計跟那位牧牛人有關。”

葉凡站起來,看著眾人,說道:

“走,去主殿,給我說說目前是個什麼情況!”

副宗主雲興朝、洪慶、禿鷲、以及王五開始彙報工作,以及最近這幾天武道世界對於北鬥宗的一些言論。

那一戰之後,長甘宗、嘉景宗、雲巢宗、雲蒼宗、洪門等宗門的狀況。

這些宗門都已經成為茶前飯後的談資。

輿論越來越大,影響甚遠。

而宗門弟子一下子擴充到了十三萬之多,還在有很多外來武者參加考覈。

關於宗門弟子的安排,以及劃分內門和外門弟子的情況,也都一一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