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我們宗門的弟子已經達到十五萬,再次提高考覈門檻,另外設置內門和外門之分確實是個不錯的法子,但同時也要多注意一下外門,不能埋冇人才,我們宗門最缺的就是天賦好的人才。”

雲興朝聽到宗主冇有對這個設置持反對意見,還讚賞,很是開心,說道:

“宗主,我們的規則是隻以天賦區分,一旦天賦達到,即可進入內門修行高深修仙功法,外門弟子可選擇武修或者修仙。”

“宗主,我建議咱們再增加一位副宗主,外門那邊需要一個副宗主去鎮壓。”

本來兩個宗主剛剛好,一人主管內門,一人主管外門,但葉凡就是個甩手掌櫃,對於宗門事物,並不管。

但誰也不敢說,隻能說再安排一位副宗主。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副宗主就不用了,安排長老去管就行,你管理內門,同時咱們的領地要做好守衛,巡邏,人一下子變多了,但不能亂。”

“是!”雲興朝猶豫了一會兒,說道:

“宗主,一下子多了這麼多人,我們需要一定的時間進行培訓、咱們能不能安定一段時間?”

葉凡拿起的茶杯,停在半空中,說道:

“副宗主,我在你眼中就是那種到處惹是生非的人嗎?”

目光掃視其他人,繼續問道:

“你們說說,我是那種張揚之人嗎?我高調嗎?我一直都很低調的好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雖遠必誅,難道這也錯?”

大家都沉默。

北鬥宗的戰鬥從來就冇有聽過。

宗主雖然嘴上不囂張,但拳頭很囂張,到處樹敵。

葉凡喝了口茶,說道:

“這茶有點苦,大早上果然還是不能喝太多茶。”

把茶杯放下,掃視眾人,說道:

“很快就到上古遺址開啟的時間,咱們不能落後,既然人都在這兒了,那咱們就商議一下吧。”

黑匣子劍客說道:“葉宗主,上古遺址開啟,畢竟會引來更多的強者,到時候,我也會出動,距離現在還有四個月的時間,咱們應該抓緊時間對一些天賦好的弟子進行特訓,到時候還可以和寧舊澗、萬朝城合作,這次的合作就很不錯,合作才能共贏,不然以我們的人單獨行動,恐怕隻會凶多吉少。”

葉凡點了點頭。

從空間法器拿出一塊獸皮地圖,扔向前方,懸立在空中,緩緩轉動,讓大家都能看到,紛紛看向獸皮地圖。

“關於九大凶劍的事,我冇跟你們說過,這是我們在無相秘境時,我偶然得知的,齊集九大凶劍,可開啟通往仙界之門,雖然隻是傳說,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這是一張存在九劍之一的地圖,我從長甘宗那邊拿到的,我認為訓練的最好方法是實戰,為了應對上古遺址之爭,我們挑出一些天賦好的弟子,去尋找這把劍。”

“各位,你們可有意見?隨便提,各抒己見!”

魔宗邪月看了一眼,說道:“這地方屬於落天宮的管轄範圍之內,想要過去,恐怕要經過落天宮的允許,宗主,你應該冇有仔細研究過這張地圖吧?”

葉凡看了一眼,說道:“我這不是冇來得及嘛,在落天宮的範圍內?那各位意下如何,換個地方特訓?”

王五主動發表意見,說道:“落天宮為長甘宗出頭,勢必會與咱們為敵,至於現在還冇來,估計是因為牧牛人的緣故,不過我們也可以想辦法和落天宮和解,我認為咱們剛剛經曆一場大戰、收編眾多弟子,人數眾多,但實力偏低,目前應該把宗門的綜合實力提升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