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把劍可以通過和落天宮溝通再去尋找,特訓可以去大凶之地,提前去暴亂海域看看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宗主,你覺得呢?”

其他人紛紛點頭。

葉凡也比較讚同,這是合情合理的做法,說道:

“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可跟落天宮和解,該如何和解?你可有計策?”

王五說道:“談判唄,先派人去談談那邊的口風,看他們是否願意談,若是願意,我跟你一起去。”

“好!”

“宗主,越王八劍,你是不是非要不可?”

“五叔,你有什麼想法?”

王五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關於越王八劍的事,我跟黑匣子劍客前輩和邪月前輩聊過,人儘皆知,八劍齊聚便可融成上古神劍軒轅劍,覬覦這八把劍的宗門不止太初宗,如果你不是非要不可,咱們可以利用你手裡的七把劍搞點事,將其送給敵對之人,也是個不錯的選擇,或者舉行個活動,像之前九下宗舉行的天才選拔賽,讓眾多宗門前來公平競爭。”

“王道友,我有問題。”蕭雅站起來,說道:

“舉行比賽,那太初宗必定會來,而且會派強者過來,恐怕冇有宗門敢和太初宗為敵吧?”

王五搖了搖頭,說道:“蕭雅道友,你說的有道理,但不全對,太初宗作為六上宗,確實很強,鮮有宗門願意與之為敵,但並不代表冇有,神龍組、劍神塚、天師府,藥神穀、國外強大組織教派等,以及六上宗的其他宗門都有實力爭搶。”

“你對於軒轅劍瞭解得不夠深,我特意研究過,這把劍在手,如虎添翼,擁有皇帝氣息,牽動上古之威,隻是分開的話,威力不大而已。”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關於這點,我可以證明,若不是七劍融合,我身為化神境,在這場戰爭中也冇有那麼輕易獲勝,而且我感覺到這把劍一旦齊集八劍,那是逆天的存在,就是現在拿在手中是個燙手山芋,有點麻煩。”

黑匣子劍客開口,說道:“葉宗主,我有一計,暫時甩掉這個麻煩,還不會落入其它人之手。”

“什麼?”“劍神塚!”

黑匣子劍客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劍神塚的實力堪比三仙門,卻又不同於三仙門的存在,以青衣劍神為首,聚集了天下劍修,傳聞有言:欲問道路何處走,劍神塚裡問青衣,單單這一句,足以說明青衣劍神的強大,每天都會有人前往劍神塚挑戰劍神,敗落者,需要把兵器留在劍神塚。”

“想要把兵器取回了也不是不可以,有很多種方法,比如偷、搶、更多的人選擇和之前勝者再戰,贏了,自然可以拿回,或者其他方式,我認為比從太初宗拿回來要容易。”

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葉宗主天賦異稟,修仙奇才,這一兩年來,我看你的修為一步步快速提升,我相信,不久的將來,你定會超越如今的自己,再次戰勝之前的人,我認為機會很大。”

大家都一下子有點沉默。

葉凡摸了摸下巴。

關於劍神塚的傳聞有很多,他至今未曾去過劍神塚,或許是時候走一趟。

不過心中還有點疑惑,問道:

“難道彆人去劍神塚挑戰,贏了,不可以取走彆人的兵器嗎?”

黑匣子劍客摸了摸下巴,說道:“可以!”

葉凡心裡有點了盤算,嘴角微微一揚,說道:

“劍神塚的綜合實力很強?一般挑戰失敗會被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