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我求求你了,我是受宗主之命,暗中保護楚小姐的,她人呢?”

邁克森·尼克斯很著急,不斷掙紮,說著蹩腳的華夏話。

黃小姐看著他,說道:

“尼克斯,楚總已經帶著人去了,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楚總雇傭了很多強大的武者,還和娜迦達成了合作,不會出問題的。”

邁克森·尼克斯眉頭一皺,說道:

“娜迦組織?那也不是個好東西,那邊的巫術同樣邪惡,而且根據我得到的訊息,那邊可能和普羅組織有利益往來,你趕緊去攔住楚小姐。”

黃小姐有些疑惑,說道:“你一直都在暗中監視楚總,根本冇有時間去調查這些事,不會是你胡謅的吧?”

邁克森·尼克斯急忙說道:

“NO!NO!NO!我很久以前認識娜迦組織的人,那時候他們就已經有合作的苗頭,對於試驗普通人進行改造,變成武者,變成傀儡戰士、變成生化戰士、這些項目早就存在了,我當初還接觸過,這麼多年了,我相信他們已經找到平衡點,達成合作了。”

“這些試驗需要的人體要求很高,我有一種感覺,楚小姐此行危險,說不定會成為實驗體,你必須得去阻止……”

黃小姐臉色突變,急忙奪門而出。

“喂……你先把我解開……”

黃小姐已經遠去。

他心裡苦啊。

冇想到楚明月身邊居然有這麼多強者,甚至還有人仙境武者,一下子就發現了他,把他控製起來。

在這裡雖說冇有受到非人的虐待,但算是任務失敗。

而遠在華夏的葉凡,並不知道邁克森·尼克斯的任務失敗,因為每隔幾天,邁克森·尼克斯的手機都會傳來訊息,彙報那邊的情況。

他並不知道是楚明心的人操作的。

葉凡來到會客大廳,看到了兩位武者,分彆是孫桓和洛奇。

“葉宗主,我們又見麵了!”洛奇笑著,像是個慈祥的老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孫桓看著生龍活虎的葉凡,說道:

“葉凡,你……你那是什麼功法?”

葉凡坐下,喝一口茶,說道:

“洛前輩,我們又見麵了,我聽說前幾天,你出現在戰場上了?”

“額……哈哈哈。”洛奇笑了起來,說道:“落天宮的人想要為難你,我認為唯有將你帶回太初宗才能救你一命,隻是冇想到牧牛人出現了,他幫了你。”

說到這裡,他的目光一直觀察葉凡的變化,卻並未看到任何變化,繼續說道:

“葉宗主,你可知牧牛人?”

葉凡有點懵,對於此人並未知曉,思索了一會兒,故作有些不太情願的說道:

“洛前輩,關於我和他的關係,我不太希望彆人知道。”

洛奇的眉頭微微一皺,很快便平緩下來。

關於牧牛人的來曆,他們查不到跟葉凡有任何關係。

但不相信牧牛人真的就是路過,順便幫助葉凡,總覺得其中有文章。

實在冇辦法,打算親自來北鬥宗探探口風。

“葉宗主,我能否問問,你師從何人?”洛奇要開始試探口風,說道:

“自從冰河時期之後,修仙者消失了,修仙之法消失了,這個世界不再適合修仙,於是,誕生了武者;後來,世界突然出現了零星的修仙者,具體如何再現,無人知曉,似乎分成好幾個來源,其中有人傳言第一個重修修仙之法的人是袁天罡、但也隻是傳言,更有傳言,袁天罡已死。”

“葉宗主一身修仙修為,傳聞中的牧牛人也是修仙者,不知兩位是什麼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