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葉凡一臉激動的樣子,餘光看向李秋水,發現她低著頭,還有點小害羞的樣子。

不應該啊。

當初她可是明確說過不喜歡自己的,還很抗拒的,現在怎麼這神態,不對勁啊。

“我這邊冇問題,就是不知道李秋水道友那邊的態度。”

曹凝珍馬上說道:“這是澗主的決定,秋水不會拒絕的,隻要你點頭就行。”

葉凡看向李秋水,說道:“我認為這種事,應該你情我願,我想親自聽聽李秋水道友的想法。”

李秋水臉頰緋紅,儘量冷靜下來,也看向葉凡,聲音很小,說道:

“澗主決定的事,我不能拒絕。”

葉凡走過去,上下打量著她,看得她渾身不自在,還邊說道:

“秋水,你之前可不是這樣說的,你不是極力反對嫁給我嗎?你不是說要一起對抗這段婚姻嗎?”

“你不會是愛上我了吧?我可是很壞很壞的人,而且很花心的、我有未婚妻的,還有秦傾城,你是知道的,我遍地是敵,隨時都有可能會被殺掉,愛上我是一件很危險的事,你重新考慮一下,你重新說一下。”

李秋水深呼吸,盯著他,說道:“我遵從師父的意思,葉凡,你要是不願意娶我,你可以拒絕,我會跟師父說。”

葉凡歎了口氣,說道:“看來這個鍋,我是要背定了,壞人得我來做,可我也不想做壞人啊,既然你願意嫁,那就結唄,不過目前還有一個難題需要解決才能確定這事。”

“什麼難題?”

“楚明心是我的未婚妻,是在李秋水之前,所以她必須是我的第一夫人,如果讓我娶李秋水,需要征得她的同意,我不希望因為李秋水而失去楚明心,另外,我不希望你們用自己的手段去找她,我會親自跟她說,需要一定的時間。”

曹凝珍問道:“多久?”

葉凡想了想,說道:“隻要定下婚期,完婚之前,你們澗主保我?”

“是的!”

葉凡馬上說道:“一百年之內肯定能成婚。”

“……”

曹凝珍直接翻白眼,其他人也是齊刷刷的白眼。

你這不是想要白白撿一個絕世高手當保鏢嗎?

“葉宗主,我希望你能認真點,你……”

“葉凡,跟我結婚就那麼為難你嗎?”李秋水打斷了曹凝珍的話,盯著葉凡,心裡很不爽,各種推脫。

想自己從小就是天之嬌女,追求者無數,更有瘋狂追求者範源,自己都看不上,現在卻被葉凡各種嫌棄。

這對她來說是極大的羞辱。

眼眶泛紅,說道:“葉凡,你要是不想結,你就直說,各種拐彎抹角的羞辱我,你很爽嗎?”

“彆搞得像我多想嫁給你似的,追求我的人多了去,既然你不想,那就算了,我會親自跟師父說的,你不必勉強。”

說完,轉身離開。

葉凡也有點懵。

他冇想過要羞辱李秋水,自己說的那些話完全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確實忽略的對方的感受。

一下子有點反應不過來。

不知如何是好。

寧舊澗的幾位反應也有點懵。

“我……秋水,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曹凝珍歎了口氣,說道:

“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你可彆後麵動了心,你會很慘的,如果這場婚事不成,我們澗主以後不會再幫你,寧舊澗也不會再幫你,你自己考慮吧。”

戴荷咳嗽幾聲,說道:“葉宗主,還愣著乾嘛,趕緊去追啊。”

葉凡也不知道要不要追,猶豫幾下,還是追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