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極快,一下子來到她的麵前。

鏘!

李秋水直接拔劍,指著他,雙眼泛紅,滿臉委屈,說道:

“葉凡,你不用假惺惺來委曲求全,更不用勉強自己,我不會再來打擾你……”

“秋水,你聽我說……”

“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我已經知道你的態度,從今往後,咱們一彆兩寬,不會再有任何交集,讓開!”

“秋水……”

“我叫你讓開,彆逼我動手。”

“我……”

李秋水繞過他,縱身一躍,離開了。

葉凡站在原地,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欲言又止。

寧舊澗的人也走過來了,無奈的搖了搖頭。

葉凡看向蕭雅,問道:“我……做錯了?說錯話了?”

蕭雅說道:“站在女生的角度來說,你的話確實很傷人自尊。”

“……”

葉凡一下子不知該說什麼。

戴荷說道:“等她冷靜下來,你再去找她,求她原諒,女孩子需要哄的,到時候,我教你一招。”

“多謝!”

“先去喝酒吧。”

今夜,皓月當空,銀白色的月光映照而下。

北鬥宗人群密集、無數人對酒當歌、把酒言歡、沉浸在喜悅中。

月光不斷推移,逐漸西下。

次日!

依舊在狂歡。

這場慶功宴,狂歡了三天三夜。

終於大家都有些醉醺醺的時候。

落天宮的人來了。

看著東倒西歪的眾人,空氣中瀰漫著濃鬱的酒味。

“北鬥宗宗主何在?”

一道低沉的聲音傳遍整個宴會現場,進入所有人的耳膜中。

身為武者、修仙者的他們,想要驅除體內的酒精,那不過是片刻之事。

聽到這道聲音,意識到來者不善,紛紛驅除酒精,瞬間清醒。

“你們是什麼人啊?”北鬥宗一位弟子問道。

陳城主急忙上前,抱拳,客氣的說道:

“晚輩陳恒銘,見過六上宗各位前輩。”

一聽到是六上宗的人。

所有人的酒意瞬間消失,紛紛變得嚴肅起來。

葉凡也瞬間醒酒,來到幾人麵前,說道:

“我便是北鬥宗宗主葉凡,幾位,找我有事?”

一位老者盯著他,說道:“還挺年輕,葉宗主,我們是落天宮的人,當初長甘宗天仙境賈星輝求到我們頭上,我們答應保長甘宗不滅,卻冇想到你有如此逆天手段,現在我們是來兌現承諾的,希望你跟我們走一趟。”

葉凡仔細打量眼前五人,三位破凡境,兩位入聖境,要真動起手來,還真打不贏,不過也不需要慌。

牧牛人的出現應該也有點震懾作用,不然他們不會等到今天才找上門來。

“前輩,據我所知,長甘宗雖然遭到重創、宗門被毀,但也已經在重建,長甘宗並冇有滅亡,依然存在,你現在來興師問罪,不合適吧?”

老者說道:“葉凡,你們北鬥宗雖然現在匹敵九下宗,但你要清楚一點,九下宗和六上宗不是一個層次上的宗門,為了不連累你的宗門之人,我希望你跟我們走一趟,不管長甘宗毀冇毀,去落天宮把事情說清楚。”

言語也越來越冷漠,似乎帶著一種威脅的語氣。

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若是不去呢?”

說話的是林溫柔,走過來,渾身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場,絲毫不懼。

她的師父可是袁天師,何須懼怕六上宗。

老者說道:“彆逼我們用強的,傷了和氣,葉宗主,請你儘快決定。”

葉凡拿起旁邊一個酒壺,喝一口酒,說道:

“不如就在這兒談吧,你們想要怎麼樣?想要我的命?還是想要越王八劍?還是想要我的絕世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