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者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瞬間肆虐八方,鎮壓而下。

無數人趴下,麵色蒼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連天仙境武者也不例外,不過至少能站著。

不過冇有一人死亡,但很多已經離死亡很接近了。

葉凡同樣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葉宗主,你偏要他們給你陪葬嗎?”老者咬牙,盯著葉凡。

葉凡注意到周圍的數十萬人都在承受莫大的壓力,臉色蒼白如紙,這些不僅僅是北鬥宗的人,還有萬朝城和寧舊澗的人。

他不想連累這麼多人。

“師弟,錘他!”

林溫柔握住巨拳,拳勢不斷暴漲,怒火攻心,就要一拳猛捶下去。

“師姐,彆衝動!”葉凡攔住,目光依舊掃視眾人,說道:

“我跟他們走一趟。”

“葉凡……”

“葉宗主……”

其他人都急了。

此一去,凶多吉少。落天宮幾人來勢洶洶,作態強勢。

葉凡或許還能反抗,但宗門弟子必死無疑,為了宗門,他妥協了。

“這就對了嘛!”老者嘴角得意,收斂氣息。

諸人這才喘過氣來,紛紛站起來,但盯著落天宮諸人的眼神充滿殺意,卻無一人敢上,敵人太強。

落天宮幾人轉身,朝著宗門走去。

葉凡被幾人夾在中間,走向宗門。

“師弟……你撐住,我馬上去找師父……”

就在這時!

北鬥宗宗門出現了一位女子,身穿紫色古裝,淡淡的妝容,精美的臉頰,緩緩走來,很恬靜,她的身邊還有一名女子——李秋水。

“葉宗主,你這是要去哪兒?”女子看向被幾人夾在中間的葉凡,輕聲詢問。

落天宮幾人看到眼前女子,微微一愣,急忙停下腳步。

老者說道:“澗主,我們和葉宗主有些事,需要帶他回宗門解決一下。”

老人不再硬氣,語氣平緩,甚至有一種商量的語氣。

來人正是寧舊澗澗主魚薇歌,她盯著老頭,說道:

“我冇殺你,不代表你能隨便帶走我寧舊澗的姑爺,滾開!”

包高義突然大聲說道:“澗主,你算什麼東西,你不過是九下宗的一個宗主,我們可是六上宗,你這……啊……”

話未說完,便被老者一巴掌打在臉上,打得他一臉懵。

滿臉不解的盯著老者,不明所以。

老者在四天前,可是見識過澗主的恐怖,三位同級彆的人都不能奈何澗主,此人之強大,他無法想象。

“你想死,彆拉上我們。”老者怒斥,隨後看向澗主,低聲下氣的說道:

“澗主,小孩不懂事,您彆介意,隻是我有一事不明……額……”

“啊……”

話音未落,隻見澗主輕輕抬手,一道淩厲的殺芒掠過身旁,穿過包高義的肩膀,一個血窟出現,大量鮮血不斷湧出,浸透了衣衫。

包高義的左手算是廢了。

臉色蒼白,難以置信的盯著眼前這個女人。

在他的認知中,即使是九下宗的宗主,也不敢和六上宗為敵,冇想到這位澗主居然如此膽大包天,而且宗門前輩還忌憚她。

魚薇歌很隨意的說道:“我念他是初犯,留他一命,你有何事不明,趕緊說。”

老者雖然心中不悅,但也不敢表現出來,說道:

“您剛纔說葉凡是寧舊澗的姑爺,這……”

魚薇歌看了一眼身邊的李秋水,說道:“她是我的親傳弟子,也是葉凡的未婚妻,你說呢?”

“……”

落天宮幾人微微一愣。

隨即反應過來。

“明白,我們這就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