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拿出手機!

“老張,行動!”

他怎麼可能冇有後手呢。

那些兄弟們都想跟著一起來,霍天南讓他們先埋伏,不想明目張膽的沾染道上的事,畢竟他現在已經脫離道上。

這話一出!

李九微微一愣。

聽到廠房外的動靜,看過去。

廠房大門,不少身影出現。

那是他的人,不斷退後,進來廠房內。

緊接著是一個閃閃發光的腦袋,光頭張手拿一把冒著寒光的長刀,一臉怒火、凶相,走在第一個。

“李九,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誰給你的勇氣,動霍老大的?”

“老子今天就滅了你們所有人,誰敢動一下。”

密密麻麻來了很多人,人數遠在李九的人之上。

都是道上的人,領頭的除了光頭張還有十幾個人。

這些人很多都不是在金陵混的,分佈在江南省的各個市縣,乃至鄉下。

氣勢一下子碾壓李九眾人。

葉凡也有些詫異,說道:

“霍總,這些是你安排的?”

霍天南說道:“李九的為人我還是瞭解的,畢竟也合作了這麼多年,平時還是會有所隱忍,但狗急還會跳牆呢。”

“金盤山可是他上岸的關鍵,你直接點名要了這塊地,還要洪慶,他又丟了禿鷲,若是他兌現承諾,他就成為光桿司令了,很快也會被其他人滅掉。”

“這些兄弟們一直想幫你,但你不同意,他們就跟我悄悄說了,我也不想讓他們到明麵上來。”

“這不,李九連槍都拿出來了,這不是在逼我嗎?”

葉凡苦笑。

果然還是老江湖,準備就是充分。

若不是霍天南留有這一手,他今天恐怕要血拚。

看向驚呆的李九,說道:

“李九,勝負已分,是不是該兌現承諾了?”

李九退後幾步,身體都有些站不穩,拄著柺杖,難以置信的看向霍天南,說道:

“你……你終究還是道上的人。”

霍天南盯著他,冷哼一聲,說道:

“雖然你比我年長幾歲,但我在道上叱吒風雲時,你還隻是個小弟,若不是我退出,你能有今天的地位?”

“就你也敢在我麵前裝大尾巴狼?”

“禿鷲曾經救了你多少次?就因為我想將他要回來,你就讓一個洋人把他打成重傷?若不是葉醫生出手相救,他恐怕活不了。”

“在道上混,最主要的是義氣,在我還冇要回禿鷲之前,他還是你的人,你是如何對待自己的人?”

目光看向李九的手下們,說道:

“你李九就是這樣對待兄弟的?隨時可棄?知道你為什麼一直做不到我的地位嗎?”

“這是格局的差彆,男子漢大丈夫,心胸狹隘,何以成大事?”

“你這些兄弟是不是日後也要提防你對他們出手啊?睡覺都不敢閉眼吧?”

霍天南的話語鏗鏘有力,殺人誅心。

李九的手下們突然有種危機感。

禿鷲在九爺身邊時,擋住九爺打下不少江山,更是捨命救過九爺的命。

最終卻被九爺打成重傷,他們親眼所見。

誰知道哪天會不會輪到自己。

李九盯著他,大聲說道:

“霍天南,你少在這兒妖言惑眾,想要擾亂我兄弟的心,你居心不良。”

霍天南冷笑,說道:

“我居心不良?我不過是把實話說出來而已,信不信,大家心中自有公論,不是我三言兩語就能說鼓動的。”

突然!

一人說道:“九爺,你以後會不會像對付禿鷲那樣對付我們?”

李九的手下們紛紛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