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這位澗主,對於九下宗來說也是神秘的,九下宗之事,她基本不參加,想見也見不著。

關於她的實力,誰都不知道,但外界傳聞澗主的修為是破凡境,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遠遠不止。

葉凡被打得渾身疼痛,難受不已,從黃土裡爬出來,直接狂奔過去。

一把抱住澗主的大腿,大聲喊道:

“師孃,我錯了……”

師孃……

魚薇歌聽到這兩個字,心臟咯噔一下。

愣住了,停手了。

這一聲師孃,不禁顫動了魚薇歌的心。

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葉凡不想戳破這層關係的,但冇辦法,再不戳破,再不求饒,估計骨頭都得散架。

“這……澗主是葉宗主的師孃?葉宗主的師父是誰啊?”

“澗主有老公了?”

“葉宗主的真正靠山是她嗎?”

“……”

一聲師孃,驚呆眾人。

在場也就隻有少部分的人知道葉凡的師父是袁天師。

當初葉凡和澗主第一次見麵時的談話,就更少人知曉了。

這算是一個驚天大秘。

魚薇歌看著抱著自己大腿的葉凡,一臉無賴,苦苦哀求的模樣,是那一聲師孃讓她心裡很滿意,說道:

“彆碰我,臟死了。”

葉凡急忙鬆手,一副可憐巴巴的看著她,說道:“師孃,你彆打我了,我錯了,你想要我怎麼做,你說,我照做就行。”

魚薇歌找了個椅子,坐下,說道:

“去洗乾淨再來跟我說話。”

“是!”

葉凡急忙狂奔回居所,渾身沖洗,看到身上有不少淤青,皮外傷也是傷,很疼,心裡暗暗叫苦。

“李秋水,冇想到你居然還告狀,喊家長了……你牛,算我栽了!”

清洗乾淨。

趕緊出去,來到魚薇歌麵前,雙手抱拳,恭敬的說道:“師孃,您有何吩咐?”

魚薇歌從李秋水手裡接過茶杯,輕抿一口,說道:

“你不喜歡秋水?”

葉凡看了一眼李秋水,說道:“我……現在冇什麼感覺……”

魚薇歌的眼眸變得有幾分淩厲,看著他,瞬間,一股壓力震懾下來,問道:“不喜歡?”

葉凡急忙說道:“我……那我是該喜歡?喜歡!”

魚薇歌說道:“詢問楚明心,需要一百年?”

葉凡急忙說道:“不需要,十年就夠……不,五年……不,三年……不……一年……師孃,您說多久就多久!”

魚薇歌的眼神越來越犀利,他隻能不斷的縮短時限,最終還是讓對方來定。

求生欲滿滿的!

魚薇歌淡淡的說道:“四個月。”

“是,四個月!”

葉凡一想,四個月剛好上古遺址開啟,澗主也不是胡亂定的。

魚薇歌說道:“明天,你帶著秋水去東南亞救楚明心,再不去,她就變成活死人了。”

葉凡的眼眸一下子凝重起來,問道:

“師孃,這……什麼意思?”

魚薇歌很隨意的說道:“你安排的人早就被楚明心發現,這些天一直給你發資訊的人是她公司的人,就在三天前,她已經帶人去準備與敵人拚死一搏,現在身處危險之中,雖然還未落入敵人手中,但也快了。”

關於葉凡的一切,她早就調查過。

想要葉凡和李秋水結婚,自然也會調查楚明心,對於楚明心的情況,她一直瞭然於胸,本來不打算告知葉凡,任由楚明心自生自滅,剛好促成李秋水和葉凡。

但終究還是良心過不去。

葉凡的眼眸,一下子就淩厲起來,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