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知道明心身在何處,對不對?她在哪兒?”

魚薇歌緩緩說道:“西高止山脈,人躲進裡麵了,是死是活,我不知曉,不過普羅組織的人正在找她,一旦找到,凶多吉少。”

葉凡猛然轉身,看向眾多弟子。

大家也都聽到了,個個都很嚴肅,隨時出征。

就在葉凡準備發號施令,魚薇歌說道:“等你帶著這些人趕到,人早就被抓去做試驗了,你帶著秋水去,或許還能趕得上。”

陸長老說道:“宗主,你先過去,我們隨後就到,踏平東南亞。”

副宗主雲興朝也說道:“宗主,你先去,我帶著大隊伍在後麵跟上,橫推普羅組織,那個組織跟詭異,你要小心點。”

“宗主,我們隨你一同出征,踏平東南亞!”

“宗主,踏平東南亞!”

“……”

眾人歡呼,一呼萬應。

葉凡看著眾人的歡呼,熱血沸騰。

魚薇歌有些隨意的說道:“東南亞那邊巫術盛行,更有邪門歪道,多人不是好事,這種事人越少越好,彆惹怒了那些瘋子。”

葉凡聞言,擺了擺手,大家才安靜下來,說道:

“副宗主、陸長老、顧護法、武建華、司羅護法,蕭雅……”

“到……”

喊到名字的人都出來了。

葉凡看著他們,說道:“四個月後是上古遺址開啟之日,咱們按照原計劃進行,我現在去東南亞,你們不必跟去。”

“是!”

“姐夫,我要去,我要去救我姐!”楚明月急忙湊上來。

葉凡看了她一眼,她的雙眼泛紅,充滿著急,隻好說道:“彆鬨,我是去救人,不是去玩的。”

“走!”

葉凡出發了。

雙手抓住李秋水,快速消失在眾人麵前。

大家都很擔心的看著他們消失的方向。

魚薇歌掃視人群,看到一旁的秦傾城,說道:

“傾城,吃飽了冇?”

秦傾城急忙過來,雙手抱拳作揖,說道:“師父,我吃飽了。”

魚薇歌緩緩說道:“從今往後,你跟隨我修行。”

“是,師父!”

魚薇歌看向魔宗邪月,丟給她塊獸皮,說道:

“你這段時間指導傾城修行,辛苦你了。”

邪月急忙抱拳,道:“多謝前輩賞賜,傾城拜我為師,我教她也是應該的,隻是我冇想到她是您的徒弟,從今往後,我跟她割斷師徒……”

“不用,以後你還得帶她。”魚薇歌打斷她的話,將目光看向雲興朝,說道:

“葉凡不在宗門,北鬥宗,我替他守四個月,等他歸來,給我安排住處,我要住在葉凡的隔壁。”

雲興朝一時激動。

這一尊大神住在這兒,誰還敢來冒犯啊!

“好的,冇問題,我這就去安排。”

魚薇歌看向餘玄清等人,說道:“你們吃飽了還不回去?還是打算併入北鬥宗?”

餘玄清等人急忙告辭,帶著寧舊澗弟子們回去。

萬朝城諸人也紛紛告辭。

毛蛋卻冇有回去,待到眾人都離開,他來到魚薇歌麵前,雙手抱拳,恭敬的喊道:

“師孃……”

魚薇歌看了他一眼,眉頭一皺,說道:“你是誰?”

毛蛋急忙說道:“我是袁天師的徒弟,很早以前,我跟師父在天師府……”

他把自己的經曆說出來,一把心酸一把淚。

魚薇歌打量著他。

如此算來,眼前這個老男人比自己還正宗,自己想要拜袁天罡為師,卻被推給李淳風,至少眼前的老男人是貨真價實的跟隨在袁天罡的學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