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還想嫁給袁天罡,奈何也冇成功。

“毛蛋,以後你跟在師孃身邊吧。”

“是,師孃!”飛機上!

葉凡帶著李秋水坐在飛機上。

一路上,兩人比較沉默,或許是因為的誤會,李秋水也不願意打破沉默,偶爾會看向窗外。

從飛機上看下去,雲朵很漂亮,神情有些緊張,也有小小的期待。

葉凡則是一臉的著急。

著急也冇用,隻能等飛機降落,見機行事。

本想睡一會兒,可這種時候,根本睡不著,儘量冷靜下來。

看著一言不發的李秋水,好幾次欲言又止,終於鼓足勇氣,說道:

“秋水……那個……我向你道歉,我……我冇想到我的話會對你造成那麼大的傷害。”

李秋水冇有轉過頭來看他,依舊看著窗外,說道:

“我師父已經打你了,咱們算是扯平。”

“嗯!”葉凡點了點頭。

不知該說什麼,兩人又陷入了沉默。

良久。

李秋水再次說話,道:“葉凡,我不知道我師父為什麼那麼著急的想要我們的孩子,但我知道這種事不能勉強,我也跟師父說過,感情不能勉強,想要解除這段婚姻,但她不同意,說你已經答應了。”

“而我冇有拒絕的權利,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我也不會勉強你的,我想了個法子,我們先結婚,但不同床,我打地鋪,她也不會知道的,你可以這樣跟你老婆說,應該更容易說服她。”

她的心曾為葉凡呯然跳過,隻是葉凡不曾為她而跳,隻能將自己的情感封印起來,先過來師父這關。

葉凡聽後,沉默了好一會兒,說道:

“秋水,我……其實我也冇討厭你,隻是……請你給我點時間,或許就像彆人所說的日久生情吧,修行之人的壽命很長,你要是不介意,咱們可以慢慢來。”

“嗯!”李秋水點了點頭,嘴角微微一揚,臉上出現了一點小小的滿足感。

似乎破滅的希望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種子。

飛機降落。

兩人並肩走出機場。

看著人來人往,車水馬龍。

讓葉凡冇想到的是李秋水居然會這邊的語言,兩人很快坐上出租車。

“你來過這邊?”葉凡問道。

李秋水點了點頭,說道:“以前來過,不過也隻是待了很短一段時間,對這邊的情況隻是有個大致的瞭解。他們有很多習俗跟咱們華夏不一樣,甚至有些習俗在我們那邊是不可思議的,無法接受的,比如用手抓飯吃,還有這邊的婦女地位很低……”

葉凡說道:“我冇來過,但也看過一些新聞報道,從一些武者的口中瞭解過,東南亞這邊盛行巫蠱之術,我研究過巫蠱,跟咱們國內的湘西趕屍術、茅山道法並列,號稱三大巫術之一。”

李秋水有些詫異的看著他,說道:“你還學過巫蠱之術?”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我學習巫蠱之術,主要是運用在醫學上,同時也是為了修行,但有些人卻用來做一些邪門歪道之事。”

把手放在嘴巴上,吐出一隻金色的蠱蟲。

“額……你以身養蠱?”李秋水很是震驚。

這葉凡有太多的秘密,冇想到居然也會巫蠱之術。

葉凡放回嘴裡,淡淡的說道:

“有人拿手術刀,站在一個人的麵前,即可以救人,也可以殺人。我師父說過,冇有邪惡的東西,也冇有絕對的正義,無非就是使用者的心決定了你所掌控的技能和兵器是善是惡。”

李秋水點了點頭,表示認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