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洞穴潮濕,幽黑,看不清。

而且大家都身上帶傷。

暫時安頓下來,看著外麵的雨,似乎越來越大,不知為何,突然覺得有點冷。

“他們能不能找到這裡來?”一名女子有些擔心,看著洞口外麵。

一位老者手持一把長刀,盯著外麵,說道:

“我們都身上帶傷,我們一路走來,都會有血腥味可尋,但願這雨下得大一些,洗掉血腥味,或許能遮掩住。”

話音剛落。

外麵的雨變大了很多,不斷沖洗著整片森林。

森林裡傳來原始的空氣,很新鮮,但他們都很緊張和害怕。

楚明心看向躺在地上的三人,說道:

“莉婭,你趕緊看看他們怎麼樣了?”

一名女子走過來,檢視三人的情況,頓時臉色一變,急忙說道:

“趕緊把他們丟了,不然我們的行蹤就暴露了,他們已經被種了蠱,已經是活死人,而他們體內的蠱蟲會被蠱師感應到,可以說是非常精準的定位。”

楚明心看著這三位來自華夏的年輕人,都是剛剛大學畢業前往明凡集團應聘入職,被派遣到這邊的公司。

本來是打算派過來鍛鍊一下,激發潛能,冇想到遭此毒手。

頓時眼眶泛紅,抹了一下他們的心臟部位,說道:

“莉婭,還有心跳……雖然很弱,但還有心跳,他們還活著……”

莉婭說道:“他們還冇死透,但已經是活死人了,救不活了,你們華夏的神都救不了,如果我們不把他們丟掉,我們也會被抓,我們也會變成這樣,被他們當成試驗品,要麼成為生化戰士、傀儡戰士,而你可能成為涅槃武者。”

楚明心看著三個曾經年輕的麵孔,不過二十出頭,剛出社會就遭此劫難,內心愧疚萬分。

“他們都是我華夏的兒女,是我害死了他們,我想把他們的屍體運回國內,讓他們落葉歸根,你能把他們身上的蠱蟲取出來嗎?”

莉婭看著她,說道:“楚總,太善良的人不適合生存在這個世界上,不過既然你是我們的雇主,我可以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以後我將不會再為你做事。”

她準備開腸破肚,取出蠱蟲。

老者一把抓住她的手,製止她,目光看向楚明心,說道:

“楚總,我們不能揹著三具屍體跑路,你要清醒點,我們現在是在逃命,敵人隨時可能追上咱們,走!”

準備出洞穴。

老者停下了,臉色劇變,手中的長刀橫在身前,說道:

“走不了了,我們被髮現了。”

森林中。

幾十上百人密密麻麻出現,將洞口圍住,手中拿著兵刃,隨時出手。

一位老婦踩著矮矮的雜草過來,淩空而立,盯著洞穴內的人,說道:

“杜塔,你們跑不掉了,束手就擒吧。”

“楚明心,你可是我們最大的希望,最好的實驗體,極有可能會成為一個超級涅槃武者,你的血液已經被驗證過了,簡直就是極品,完全符合我們的完美要求。”

“杜塔,把楚明心交給我們,看你們隻是受人雇傭的份上,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

老者名為杜塔,盯著老婦,說道:

“圖米蘭,你們所進行的試驗慘無人道,這是有違道德的試驗,就算是拚了我這條老命,我也在所不辭。”

老婦無奈的歎了口氣,手中的權杖輕輕一揮,說道:

“既然你還是那麼冥頑不靈,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我會讓你成為我的傀儡戰士,楚明心留活口,其他人可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