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多人,一擁而上。

一場大戰一觸即發,楚明心身為世俗之人,躲在洞穴內,無路可逃。

終究還是抵不過對方。

楚明心身邊的武者都被殺了,屍體也都被帶走,她也被活抓。

——————————

葉凡等人正在奔往這山脈。

聽著邁克森·尼克斯講述著關於東南亞武者、巫師的情況。

葉凡大致瞭解了要麵臨的敵人是什麼樣的存在。

“普羅組織的人在進行人體試驗,一共有三種形態,利用巫蠱之術將死去的人祭煉,變成傀儡戰士,可以發揮出死人生前的部分戰力?”

尼克斯點了點頭,說道:“是的,不過這個傀儡戰士的祭煉有一個前提條件,就是那人的死亡時間不能超過七天,否則就會失敗。”

葉凡又說道:“第二種叫涅槃武者,就是通過巫術、藥物、對世俗之人進行改造、一旦成功了,會直接從普通人轉變成為可修行的武者?”

邁克森·尼克斯點頭,說道:“是的,一旦成功就可以成為武者,其實在我們歐洲也有人做這種事,不過那是很久以前,因為這種人一般都活不長,而且需要長時間的藥物維持,但東南亞這邊的似乎不太一樣,這種涅槃武者對於他們似乎有一種絕對的忠誠,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冇有了自主意識,被人操控,我懷疑是體內有蠱蟲控製。”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這些人的手段還真是陰狠,也是慘無人道,可一旦成功,確實有一批忠誠的死侍。

還有第三種,說道:“第三種叫生化戰士?就是活死人,直接用活人進行祭煉,刺激其身體內的潛能,將所有潛能發揮到極致,而且屬於半死半活的狀態,失去五感?”

邁克森·尼克斯說道:“是的,這種基本就是替死鬼,不是武者,隻是世俗之人變得力氣大點,冇有感官,不怕疼,被蠱蟲操控,基本就是炮灰,麵對世俗之人會有一定的威脅,但麵對咱們武者,構不成威脅。”

葉凡看著他,說道:“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啊?”

邁克森·尼克斯說道:“我以前曾經跟他們有過交集,隻是百年冇交集了,不知道他們發展成什麼樣了,而且,他們的實驗目標不僅僅是人類,還有妖獸。”

開車的黃婷踩刹車,看著前麵連綿不斷的山脈,說道:

“那邊是西高止山脈,葉總,我聽說這些人手段殘忍,善用巫蠱之術,一不小心就會著道,你們要小心點,我會馬上去找神龍組的人。”

葉凡下車,冒著大雨,雨水並未能將他身上淋濕,自動避讓。

李秋水和邁克森·尼克斯也下來了。

三人並肩而站,立於大雨中,看向前方的山脈,天空昏沉,偶爾會有雷聲響起。天空下著暴雨,在這寂靜無聲的原始森林麵前,大雨滂沱。

葉凡很著急,快步走進去。

當即釋放神識,不斷擴大,試圖尋找老婆的氣息,卻並未找到,隻是感應到留痕,快速奔走。

其他人跟隨著他穿梭在森林中,大雨依舊在下,他們憑藉自己的感知,並未尋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這片森林有點大,無從查起!”邁克森·尼克斯有些無奈的說道。

葉凡並未說話,徑直的走向某個方向,他嗅到了老婆的氣息,還有一些血腥味,兩人快速跟上。

終於來到洞穴外麵,看到這裡有明顯的打鬥痕跡,一些樹乾上留有切口,地上還有大量的血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