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卻不見一具屍體。

“真在這兒?”邁克森·尼克斯有些詫異。

葉凡聞著血跡,儘管被雨水沖刷,但憑藉敏銳的嗅覺,依舊可以分辨出來,說道:

“冇有我老婆的血,但這裡有我老婆來過的氣息。”

李秋水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是被抓了。”

葉凡看向邁克森·尼克斯,問道:“你知道普羅組織在哪裡嗎?”

“知道,咱們先出山。”

三人從深山中出來。

馬不停蹄的前往普羅組織。

這裡看起來並不算髮達,更像是古代的某種部落,不過也有一些城堡,比較現代化,氣氛有點詭異。

不少人玩弄著蠱蟲,訓練著自己的傀儡戰士。

這隻是普羅組織的其中一個分部。

百年時間,變化太多。

尼克斯百年前來過這裡,那時的這裡是總部,如今這裡是分部,總部已經搬遷到其他地方。

前不久,尼克斯也來過這裡勘察,但並不知道這裡已經變成分部了。

這裡麵似乎出現了一些爭執。

如果葉凡看到,會認出在這裡的人,他們是來自神龍組的青龍、程湘芸、還有幾位駐紮在東南亞的神龍組武者。

“華夏武者,你們不要血口噴人,你們又看到我們抓了你們的人嗎?請你們拿出證據來。”

程湘芸盯著這個老婦,說道:

“難道你忘記我了嗎?半年多以前,我來過,你們就對我華夏人進行騷擾,當初就是我跟你解決的,當初陪我一起的那個女孩被你們的人抓了,就在西高止山脈,她是我們的華夏很重要的人,難道你要為此挑起兩國武道界的紛爭嗎?”

老婦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說道:

“武道無國界,不過是各取所需罷了,冇有法律的武道世界,你還想用權威來威脅我,上一次,我是給神龍組麵子,這一次,我不會再給你們麵子,我不信你們能大舉進攻,這裡可是東南亞,不是你們華夏。”

“你們所說的那個叫什麼楚明心的人,我們更是冇有見到,拿不出證據,就在這裡誣陷我們,你們不會得逞的。”

程湘芸一手握住劍柄,眼眸中出現一縷殺機,說道:

“不過是一些偏門、邪魔外道,真當我怕你們不成,我跟你們講道理,你們跟我耍無賴,等我跟你們耍無賴,你可彆跟我講道理,我的劍可不認識你,我就問你一句,你放不放人?”

旁邊一位中年男子急忙攔住她,說道:

“湘芸,你這是做什麼,咱們是來談判的,再說了,人家說的也冇錯,咱們冇有證據,咱們是執法組織,代表的是華夏武道界的門麵,可不能如此胡來。”

青龍也說道:“湘芸,我聽說葉凡也來了,為楚明心而來,不如咱們先去找他會合,再商量對策,相信一定會有解決的辦法。拿出實打實的證據來。”

程湘芸很氣,但顧及身份,還是收斂氣息。

然而,就在這時。

一種前所未有的壓迫感從天空中傳來,層層鎮壓而下。

下方諸人紛紛感覺到呼吸都困難,臉色突變。

屋內的人跑出去,看向天空。

暴雨之中,一位身穿休閒裝的年輕人淩空而立,手持一把利劍,劍芒逆行雨水,直指蒼穹。

爆發出恐怖的劍意、不斷鎮壓下來,劍氣肆意縱橫,切割落下的雨水。

他的身邊還有兩位武者,一男一女,也是手持兵刃,準備屠殺。

“你是誰?”

“何人敢來我普羅鬨事?”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否則殺無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