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這些人說的都是東南亞的話語,葉凡聽不懂,但李秋水能聽懂,直接給葉凡翻譯。

葉凡俯視而下,眼眸暴露殺機,說道:

“我是華夏人,名叫葉凡,是楚明心的老公,叫你們負責人出來答話,否則我今日便讓這裡血流成河。”

說完,看向李秋水,意示她翻譯。

李秋水馬上翻譯,等待那邊的人回答時,她小聲說道:

“我們身為修行之人,學習一門語言是非常簡單的事,兩三天的事,你可以學一下。”

“冇空!”葉凡盯著下方眾人。

終於走出來一些人,同時也看到了程湘芸、青龍等人,頓時詫異。

老婦也聽到了葉凡的話,她聽得懂華夏話,看了一眼旁邊的神龍組眾人,抬頭,說道:

“楚明心的老公?與我們何乾?”

葉凡的眼眸變得更加銳利,磅礴的大勢壓製而下,稍微集中一些在老婦身上。

老婦頓時臉色微變,取出一根柺杖,杵著地麵,咬牙,臉色變得冷漠起來,說道:

“華夏不是號稱禮儀之邦嗎?竟如此蠻橫無理?”

葉凡發出低沉的聲音,說道:

“你們抓了我老婆,抓了明凡集團的人,還說我蠻橫無理?簡直可笑,馬上把人交出來,否則,我讓這裡不複存在。”

老婦咬牙,說道:“華夏人,你說話要講證據,我們並冇有抓你老婆。”

目光看向旁邊的神龍組幾人,說道:

“你們華夏的神龍組也有人在這兒,難道你們華夏武者如此蠻橫不講理,你們就這樣放任不管嗎?你們可是華夏的執法者。”

一位中年男子看向葉凡,說道:“葉道友,你先下來,消消氣,咱們華夏乃是禮儀之邦,你有證據嗎?若是有證據,我們便可替你找回公道,但冇證據,這樣做,有損我華夏武者的顏麵。”

葉凡並不認識此人,但應該是神龍組的人,說道:

“在我這裡,冇有神龍組的約束,我也能理解你們,職責所在、你們為了我老婆的事奔波,我很感激,但我不希望我的行動受到任何的限製,所以請你們離開,就當冇見過我,這件事也不用你們管了,我既然來了,我就自己解決。”

中年男子還想說什麼,卻被青龍攔住,說道:

“咱們就按照他的去做吧,他便是最近華夏最出名的猛人,北鬥宗宗主葉凡,可不會把你放在眼裡。”

“……”

中年男子有些無語,神龍組還是很有權威的,特彆是在華夏武者麵前,而這人居然無視,這讓他心中略有不滿。

聽到是最近在華夏武道界最閃耀的新星,不由得的多了幾分好奇。

也想看看此人是否真如傳聞般凶猛,看向老婦,說道:

“萍雅前輩,此人生死與我們無關,你們若能殺死,便殺,我們絕對追究。”

“……”老婦直接有些無語,盯著他們,說道:

“你們這是什麼態度,這可是你們華夏的武者,難道你們不管嗎?”

中年男子說道:“武者無國界,剛剛你也說了,這個世界實力為王,拳頭硬纔是硬道理,你們同為武者,生死有命,我們神龍組也不能過多乾涉,頂多就是勸說一下,但你也聽到了,他不聽勸。”

看向程湘芸等人,說道:“我們走!”

神龍組的人離開了。

老婦咬牙切齒,抬頭看向葉凡,眼眸裡閃過殺機,手中的柺杖猛然杵地,發出砰的一聲響,下方的青磚炸裂,一股磅礴的大勢爆發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