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狂妄無知的華夏人,趕來我普羅組織撒野,這個雨夜就是你的死期,萬毒陣——起!”

劈裡啪啦……

周圍的樹枝、樹木、雨水都被切斷、憑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陣法,將整個彆院都籠罩起來,類似於華夏武道宗門的護宗大陣。

不過這個陣法上爬滿了各種液體,聞著有一股惡臭味,液體滴落在地麵上,直接腐蝕了地上的樹葉,具有極強的腐蝕性和毒性。

“蜘蛛……”

“蜈蚣……”

一些蜘蛛、蜈蚣之類的昆蟲快速爬上陣法,越來越多,嘴裡不停的吐出各種液體,便是滴落的那些液體。

邁克森·尼克斯和李秋水都眉頭一皺。

他們自然知道這是巫蠱中的蠱蟲,應該也是被施加以巫術進行操控。

嗡!

萬毒陣微微一震。

大量的有毒液體震落,鋪滿了整個陣法之內,自然也會朝著葉凡三人而去。

葉凡抬起左手一揮,一股氣浪掀起,沖掉落下的液體,並未在意,與此同時感受到了來自陣法的壓製之力,但對他並冇有影響。

但是邁克森·尼克斯受到了影響,他的修為終究還是低了。

“給我殺了他們!”

一下子出現了十幾個人,殺過來,揮動手中的兵刃,氣勢凶猛,來勢洶洶。

葉凡直接一劍斬去。

噗噗……

十幾個人直接身死,卻並未像活人一樣飆射出鮮紅的血液,而是流出黑色的液體,散發出惡臭味。

葉凡這才意識到這些早已是死人。

而下方越來越多的這種死人,密密麻麻,還都是從腳下的土裡爬出來的,破土爬出,身上臟兮兮的,嘴裡不停的發出吼叫,已經喪失了說話的功能,本就是屍體,不過是被人以蠱蟲、巫術進行操控。

如同無數的螞蟻般,衝過來。

這些人的修為都不高,甚至可以說毫無威脅,但數量太多。

揮動利劍,劍芒斬去,斬碎無數,不斷炸裂。

不僅葉凡,李秋水也揮劍斬殺,邁克森·尼克斯稍微困難一些,與這些人屍體纏鬥,那是因為他被陣法壓製了。

葉凡目光掃視一眼,冷哼一聲,說道:

“小伎倆而已!”

揮動手中利劍,劍意磅礴、劍氣激盪、一劍斬落、斬向那座城堡,斬破萬毒陣。

咿呀!

陣法被劍芒穿過,出現了裂縫,不斷切割,斬破陣法,殺向城堡、所過之處,無數的屍體被爆破、黑色的液體濺得到處都是。

轟隆隆……

陣法破,城堡被劈成兩半。

一條深深的鴻溝出現在眼前,無數屍體露出來。

葉凡大驚。

這地下到底埋了多少屍體,這一刻,都被他們操控起來了。

“啊……”

邁克森·尼克斯發出慘叫,雙手抓著頭髮,手中的刀都扔掉了,似乎很抓狂,麵目猙獰,痛苦不已。

被一具屍體拿著一把刀,砍在他的肩膀。

他雖然難受,但還是武者身份,震飛這具屍體。

李秋水急忙喊道:“葉凡,他中蠱了!”

葉凡快速來到他的麵前,看了一眼他的頭皮,看到好幾處蠕動的地方,那是蠱蟲鑽進去,不斷爬行、啃食,這是要奔著腦漿去啊。

二話不說,取出銀針,控製經脈、以真氣灌入銀針,殺死了這幾隻蠱蟲,並取出,頭皮鮮血淋漓。

“多謝宗主……啊,我還是好難受……”

葉凡一下子扒下他的衣服,看到他的後背、胸口,居然也有蠱蟲入侵。

馬上幫他取出蠱蟲。

李秋水不斷的斬殺密密麻麻的敵人,都是屍體,自己已經被濺了一身黑色液體,渾身惡臭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