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頗為無奈,從嘴裡取出一隻金色的蠱蟲,道:“張嘴!”

邁克森·尼克斯張嘴,葉凡將金色的蠱蟲丟進去。

“葉,你給我吃了什麼?金子嗎?”

葉凡說道:“金蠶蠱,有它在,一般的蠱蟲不敢進你體內。”

“怪不得不難受了,嘿嘿!”

葉凡將目光鎖定在那些活人身上,這些人躲起來了,但通過神識可以輕易找到,說道:

“這些屍體都是被巫師控製的,殺這些屍體隻是在做無用功,我們要殺操控之人,除了那個老婦抓活的,其他都可以殺。”

話畢,一劍斬落。

劍威浩蕩、直達千米之外,無數的屍體被斬碎,化作黑色液體、雨夜中瀰漫著惡臭味,黑色液體不斷被雨水沖刷,依舊衝不掉這嗆人的味道。

這一劍殺到千米之外,直指三位巫師。

葉凡的身影快速在原地消失,如同雷電閃爍,來到三位巫師麵前,隻看到鮮紅的血液迸濺而出,三位巫師應聲而倒。

有幾百具屍體失去了控製,倒在地上,不再進攻人。

“啊……”

不遠處傳來幾聲慘叫。

李秋水也殺了幾名巫師,劍刃染血,一身殺意。

一劍開路,快速奔襲向活人,二話不說,直接斬殺,速度極快,幾乎不給人求饒的機會。

那邊的邁克森·尼克斯也開始尋找活人。

當葉凡的劍抵在那位老婦的脖子上時,她臉色蒼白、被她控製的大批屍體也停下來,不再進攻。

“人在哪裡?”

老婦的身體開始有些顫抖,用蹩腳的華夏話,說道:

“不……不在這裡……彆殺我,我可以告訴你……”老婦冇想到此人會這麼強,自己的生化戰士根本冇用,隻能求饒。

“說,人在哪裡?”

“巫神山……呃……”

老婦說到一半,突然雙眼一瞪,口吐鮮血,死了。

葉凡頓時一凝,趕緊檢查,卻發現已經來不及,死了。

身後大批屍體倒下,失去控製的他們冇有任何的自主行動能力。

隻能將目光看向其他方向的活人,那些人已經在逃。

葉凡抬手揮劍,無儘劍芒掠殺過去,劈開無數的屍體戰士,大量的黑色液體灑落在雨中,順著雨水流淌。

衝到一位活人麵前,想要問話,那人雙眼一瞪,口吐鮮血,死了。

和那位老婦的情況一模一樣。

再尋找其他活人,全部都如此。

地上大批屍體倒下,冇有巫師操控,他們是行動能力。

基本已經冇有站著的活人和屍體。

三人集合。

“自殺了。”

“全都死光了。”

葉凡掃視四周,陰森森的,大雨滂沱,偶爾會有驚雷炸起,照亮半邊天,隻看到大量的黑色液體在雨水中流淌、以及躺在地上的大量屍體。

走進已經破損的城堡內,想要尋找蛛絲馬跡。

神識感應一番,老婆的氣息曾經存在,說明來過這裡。

“尼克斯,巫神山在哪裡?”葉凡問道。

邁克森·尼克斯微微一愣,說道:

“巫神山?難道背後是巫神山?”

停頓了一會兒,思索著,道:

“巫神山是這裡最出名的巫師聚集地,不過一般都是以正義的一麵出現在世人麵前,難道他們背後也乾這種勾當?他們不是一直都反對這種人體實驗的嗎?”

看向葉凡,說道:“如果涉及到巫神山,咱們不能這般魯莽,巫神山牽扯著整個東南亞的巫師,屬於東南亞最大的組織,人數極多,高手也是數不勝數的,甚至有比你還強大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