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要不要洗一下熱水澡?”

身為武者,他們利用體內勁氣便把衣服烘乾,看不出是剛剛淋雨回來。

不過出於禮貌,還是要問一下。

大家都拒絕了。

事態緊急。

他繼續說道:“我聽聞大祭司都是天仙境級彆的高手,而且是彙聚了整個東南亞的高手雲集,數量更是不計其數。甚至還查到,可能有些大祭司已經超越仙人之境,達到破凡境的恐怖境界。”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最強的是大祭司?”

男子搖了搖頭,說道:“大祭司上麵還有一位,叫巫神天女,活在傳聞中,我未曾見過,不知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這位的實力應該至少是入聖境甚至更強。”

“葉宗主,你知道他們祭煉的傀儡戰士嗎?”

葉凡點頭,道:“聽說了。”

男子說道:“天仙境、破凡境的大祭司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那些生前是至強者的傀儡戰士,即使被祭煉成為傀儡戰士,但實力不容小覷。”

“傀儡戰士很強?”葉凡看了一眼邁克森·尼克斯,說道:

“不是說傀儡戰士是用死人的屍體祭煉出來的嗎?就算祭煉成功,也隻能保持死者生前三成戰力,甚至更低,這很恐怖?”

關於這些,是邁克森·尼克斯給他說的。

中年男子搖了搖頭,說道:“你還是不夠瞭解,那得看祭煉的是什麼人,如果是大祭司親自祭煉,一般情況下可以保持死者生前最低五成戰力,甚至更多,達到七八成也不奇怪。”

“你想想,如果那個傀儡戰士生前是一個入聖境武者呢?發揮出七八成戰力,是不是也很恐怖,而且我聽說這些人專門前往全球各大凶地,尋找強者的屍體。”

“凶地的強者有多強,比入聖境強的可不少,他們不會親自出手,都是等待被人相鬥,一方被戰死,人群散去,他們就會去斂屍體,一個絕世強者的屍體就這樣隨便撿到,拿回來祭煉。”

“我不說百分百能成功,但這種絕世強者,有百分之一的成功率就很恐怖了,畢竟這麼多歲月以來,他們一直都在做這件事,積少成多,現在也算是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程度,恐怕擁有的絕世強者傀儡至少上百位了吧。”

這話一出。

在場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葉凡也愣住了。

他身為法相境、麵對入聖境或許還能戰,可比入聖境更強的,巫神山也不是冇有,他貿然前去,可能會喪命。

冇想到東南亞有這種手段,雖然殘忍,但也不失為一種逆天手法。

邁克森·尼克斯說道:“巫神山不是一直都很正義的嗎?一直都備受當地人民的愛戴,人人敬拜巫神,你說的怎麼跟我所認識的不一樣啊?”

中年男子看了看他,說道:“你應該很久冇來這一帶了吧?”

“一百多年。”

“那就對了。”中年男人說道:“巫神山成立之初是好的,後來逐漸變質,被彆有用心的人利用,表麵的行善,不過是為了更好的掩飾,一般人根本瞭解不到內部的情況,這種事從七百年前就開始了。”

“七百年前……”邁克森·尼克斯直接無語。

葉凡問道:“你說你有一計,怎麼計劃?”

中年男人轉頭看向旁邊一位年輕女子,在她耳邊說了幾句,女子便離去。

他喝一口茶,說道:

“葉宗主,請稍等一下。”

“嗯!”

“我早就聽聞葉宗主大名,聯手華夏寧舊澗、萬朝城打破了九下宗的格局,滅了好幾個九下宗,聲名赫赫,碾壓破凡境,更是聽聞連入聖境都敗在你手裡,葉宗主真是年輕有為,英雄出少年呐。”他突然吹捧起葉凡,不過說的都是事實,繼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