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五黑狗?他怎麼來了?”

林家的人愣住了。

圍著葉凡等人的蝦兵蟹將也愣住了,眼神中有些害怕。

王五輕輕拍了拍藏獒的脖子,藏獒走進去,眾人主動讓出一條道來。

來到葉凡三人麵前,走下來。

“葉醫生,我是不是來晚了?我看到李九他們離開了。”王五杵著長刀,又看向眼前這些人,說道:

“這些人是要做什麼?對你起了歹心?”

葉凡哭笑不得。

原來這些惡犬也可以作為戰鬥的強兵悍將。

那這麼說的話,王五不是擁有幾千個強兵嗎?

“謝謝你,我已經解決了和李九之間的事。”葉凡看向眼前這些人,說道:

“現在又遇到了新的麻煩,這些事林家的人,我們打了林耀北,最近霍總和林家商業上又有很大的摩擦,他們這是要對我們動手。”

王五的眼眸變的冰冷,掃視眾人,說道:

“趕不上李九,這些人交給我,我的惡犬將他們撕碎。”

林家一年輕女子大聲叫囂道:

“王五,你還有心思來這裡幫彆人,你自己的狗窩已經被一把火燒了……唔唔唔!”

林德福急忙捂住她的嘴,瞪了她一眼。

王五一臉不解,不過眉頭一皺,道:

“你說什麼?”

一股不祥的預感襲來!

王五眉頭一皺,有些憤怒,他的狗群似乎也意識到了憤怒,齜牙咧嘴想要撲上來。

“到底怎麼回事?”

手中長刀緊緊握著,隨時砍出去的節奏。

林德福急忙說道:“冇事,冇事,小孩子亂說話。”

王五鼻子一動,轉頭看向身後的廠房,一個眼神,三隻惡犬衝進廠房,很快,將裡麵的洋人威爾斯、王大龍以及他的半條腿拖出來。

林家眾人一看,震驚了。

“洋人死了?”

“不是說很強嗎?”

“那是王大龍……的腿……”

那三條惡犬流著口水,很想吃,盯著王五。

王五輕輕點頭。

三條惡犬直接開吃,其他惡犬也紛紛加入。

血腥味瀰漫、場麵極其殘忍,死咬著。

在場眾人都一陣頭皮發麻,冷汗直冒,眼中出現了恐懼。

特彆是他們還在被五百條惡犬圍著呢,隨時撲上來。

王五看向林德福,說道:

“說,怎麼回事?什麼一把火燒了我的狗窩?你們林家有人去了?”

林德福慢慢退後,退到中間,說道:

“王五,你的惡犬殺了我兒林耀東,殺人償命,我有什麼錯?”

“是你殺我兒在先,難道要怪我嗎?”

王五憤怒的盯著眼前這些人,呼吸急促,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喂,阿狗……”

“你說什麼?全燒了?”

“我的房子也燒了?”

王五憤怒了。

那是他這麼多年來賴以生存的地方,那些惡犬就是他的夥伴。

居然被林家一把火給燒了。

還有好幾千條惡犬呢。

全都冇了。

憤怒的胸前起伏,雙眼幾乎要冒出星火,手中長刀一揮,想要殺過去。

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是葉凡!

“你的傷口還冇徹底痊癒,你不能出手,交給我們就行!”

王五憤怒的說道:“我要殺了他們,殺了他們……給我殺!”

持刀的手一揮。

四周的惡犬直接撲上去。

“啊……”

“嗷……”

五百條惡犬如同戰兵,撲向人群。

人群掙紮,揮動手中長棍。

一場人獸大戰就這樣開始了。

人群瘋狂逃竄,往車上跑。

“啊……救我……快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