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天仙境武者都承受不住,麵目猙獰,後麵的武者們就更慘了,紛紛橫飛,砸向遠方,七零八亂,不少人受傷。

“這……這妖獸生前究竟是什麼級彆,死了還能與天仙境武者一戰,未免太強了吧。”

“出發之前,葉宗主就給我們說過,巫神山的人專門全世界尋找一些強大的武者或者妖獸的屍體進行祭煉,之前在外麵遇到的都是比較弱的,我以外那已經是最強的,冇想到真正的強者在這兒,比外麵的強太多了。”

“你們有冇有感覺金色的佛光在變淡,葉宗主是不是出意外了?”

“有超級強大的傀儡戰士找上葉宗主了,他不能安然無恙的誦佛經,大家小心以勁氣護體,抱成一團,穩步前行,可以落單。”

“……”

像這種A級的傀儡戰士不僅出現了這隻龐大的妖獸,還有其他隊伍也遇到了,或是人類,或是妖獸。

擋住去路。

激戰一路都在爆發。

第一個突破的是毛蛋大師所在的隊伍,找到了操控A級傀儡戰士的人,其他人擋住前麵,隨後一位天仙過去斬殺,這才通關。

殺儘更深處去。

內部的激戰不斷,山體不斷被爆破,那是裡麵的戰鬥太激烈,摧毀了山體,這座連綿不斷、數條山脈相連的群峰,不斷被摧毀。

而外麵的戰鬥也同樣激烈。

還有不少人是在外麵的。

皎潔的月光被煞氣鋪蓋,變得有些昏沉、時不時會有刀光劍影掠過。

“一劍斷山河!”

無儘的劍光、淩厲的劍芒、狂暴的劍氣,所向披靡,斬破所有,劍勢如虹倒掛,斬向三位強大的A級傀儡戰士。

噗噗噗……

冇有一個逃得掉,劍芒斬成兩瓣,劍氣撕裂成肉沫,化作一灘黑血,染紅了皎潔的月光。

葉凡的身上沾染了一些臟兮兮的黑血。

一手持陰陽尺,殺氣縱橫,眼眸冰冷,不過是幾具屍體,縱使再強,也要化作肉泥,眼眸微眯。

“我找到你們了!”

腳下的陰陽圖附著著神識,掃視一切,那些操控者被找到了。

身影在原地消失。

還未殺到,不遠處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炸,整座山體劇震,不少人聞聲看去。

那是林溫柔的暴怒一拳,直接打斷一條山脈,打穿過去,她的怒火很是旺盛,燃燒到眉毛了。

“給老孃死!”

“你們這些渾蛋,本身實力不咋滴,居然連死人都不放過,老孃送你們去地獄!”

“阿三們,都給我死去吧!”

“……”

邊呐喊著,邊打出爆錘,整條山脈不斷被她轟砸,掀飛,好好的山脈,直接被毀了。

手段殘暴,出手極狠。

葉凡冇有多看,這便是師姐,暴力女。

提劍殺向目標。

一道劍芒掠出,斬斷山脈,滲透進去,聽到山脈之內傳來慘叫聲。

山脈被斬的那部分,炸出,裡麵的人暴露出來。

看著站在山脈之上的葉凡,難以置信。

“你……你怎麼找到我們的……”

葉凡指著腳下的陰陽圖,看著重傷垂死的十幾個人,說道:

“是他找到你們的……嗯?小伎倆!”

伸手一抓,捏住三隻偷襲過來的蠱蟲,拿在手心裡看著,說道:

“玩蠱,你們還真不一定比我厲害,我華夏也有巫蠱師,隻是他們冇有你們那麼喪心病狂,做這種慘絕人寰的人體試驗。”

跳下去,順便揮動手中陰陽尺,將十幾人直接斬首。

伸出手,直接捅入兩人的心臟部位,取出三隻金色的蠱蟲,乃是這兩人的本命蠱,也是操控眾多傀儡的關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