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

其他人也殺進來了,欲要動手。

“都住手!”

葉凡急忙攔住,看了一眼巫神天女,隨即繼續治療小姨子。

總覺得這個巫神天女不對勁,跟想象中的不一樣。越來越多的人聚集過來,看著眼前的五個人。

大多數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中間那個女子的身上,一看就知道她是首領,隻有少部分人見過楚明心,目光看向她。

“姐……姐姐……”

楚明月嘴裡流血,難受至極,但她嘴裡依舊呼喊著姐姐,想要爬起來,卻已經爬不起來。

葉凡攔住了所有人,眾人都不解。

“宗主,這位應該就是巫神天女了,殺了她,咱們就可以救人了。”羊元正手持一把長刀,隨時殺過去。

葉凡把楚明月交給旁人,站起來,走過去,餘光看了一眼巫神天女,隨即看向楚明心,說道:

“巫神天女,你跑不掉了,我勸你還是束手就擒吧,外麵的人已經被我們清理乾淨了,難道你還要做無畏的掙紮嗎?”

巫神天女盯著他好一會兒,說道:

“你身上冇有武者的氣息,你不是武者,難道你是修仙者?我好像聞到了修仙者的氣息,你是修仙者吧?”

葉凡眉頭微微一皺,這人居然一眼便能看出自己是修仙者,應該不簡單,說道:

“是,那又如何?你到底想要怎樣?你已經是窮途末路了,還要掙紮嗎?”

巫神天女站起來,一臉天真的模樣,像是個純真的小姑娘,說道:

“你還真是修真者,我看到她的時候,我就大概猜到了,她之所以那麼適合這個實驗,是因為她的身體被洗禮,而且是長期洗禮,纔有這樣的體質。”

目光不停的打量著葉凡,來回踱步,雙手抱胸,似乎在思索著什麼,道:

“華夏出現了一些修仙者,目前傳聞最強一脈是袁天師,你不會是袁天師那一脈的吧?”

葉凡有些搞不懂這女人想要乾嘛。

一直在迴避自己的問題,答非所問,他也不想回答了。

巫神天女見他不說話,又自己說起來,道:

“你們不要這麼凶巴巴的看著我嘛,搞得我好像個大壞蛋,我真的是被迫的,你們要相信我呀。”

又盯著葉凡,問道:“你現在什麼修為?”

葉凡不答。

她繼續說道:“到不滅境了冇?”

葉凡略微驚愕,她居然知道修仙境界,化神境、法相境、煉虛境、不滅境、還得兩個大境界才能到呢。

她笑了笑,說道:“哈哈,你還冇到,嘿嘿,那我就不擔心了,你殺不了我,隻要我不願意,你甚至連你的老婆都救不回!”

就在這時!

一道聲音從外麵傳來,伴隨著一道身影極速而來。

“小姑娘,你很自信嘛,我看你的修為也不高,那就嚐嚐我的霸拳吧。”

一個巨拳轟殺過去,拳勢驚駭,呼呼作響,宛若托著一座大嶽之山砸過去,頗有一股砸爛一切的大勢。

巫神天女絲毫不慌,隻是瞥了一眼,便坐回到座位上,緩緩說道:

“將臣,打飛她!”

說完,拿起旁邊的茶杯,自顧自的喝起來。

身旁的傀儡戰士上前一步,攔在她的麵前,盯著殺過來的巨拳,同樣出拳,冇有多麼大的威能姿態,直接揮拳,看似隨意的模樣。

嘭!

哢擦!

“啊……怎麼會這麼強……”

林溫柔直接橫飛向後,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一口鮮血吐出,臉色蒼白無比。

葉凡急忙跳起,接住她,檢查她的傷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