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畜生……啊……”

惡犬們前赴後繼,生怕自己分不到食物,完全冇有理會。

追殺過去。

葉凡看得也是熱血沸騰。

林家的人在其他人的護送下,居然有好幾個活著上車了。

霍天南急忙說道:“葉醫生,快,不能讓林德福離開。”

王五說道:“他已經被咬了,我的狗都是是有毒的,牙齒的毒性極猛,就算他能僥倖不死,精神也會出現問題,成為神經病。”

“這樣更好,讓他生不如死!”

逃走的人不到十個,而且身上都有咬傷。

染上惡犬的毒素,未來會更加難受。

五百條惡犬將這裡的人分食,場麵血腥,連洪慶都有些不忍直視。

王五急忙大手一揮,這些惡犬嘴裡叼著屍體,不願意放開,道:

“我得趕回去一趟,冇想到林家人居然敢燒了我的家,我一定要把參與的人全部找出來。”

霍天南說道:“我們也去!”

王五坐上藏獒,大手一揮,惡犬們有序的奔走。

在奔走的途中不斷分食這些屍體。

葉凡三人直接上車,開車前往。

王五走的是山路。

葉凡三人開車走大路,比王五先到。

王五黑狗店鋪已經被燒冇了,裡麵還有很多的煙霧在冒,連鄰居的房子都被燒了一半。

大火早已熄滅。

走進裡麵,還能看到不少骨頭。

到處都是碳焦味。

惡犬山上傳來嘈雜的聲音。

王五到了。

單膝跪在山上,雙眼濕潤,咬牙切齒,怒火中燒。

“啊……”

發出一聲怒吼!

葉凡三人走上去,看著很多樹木都被燒黑了,到處都是碳焦味。

能看到的隻有王五帶回來的五百條惡犬。

這些惡犬顯然也震驚了。

在惡犬山上不斷巡邏。

“嗷嗚……”

突然傳來一聲嚎叫。

王五急忙跑過去。

看到三條惡犬躲在一個地窖裡,不過身上也被燒傷了,毛髮都燒了不少,不過還活著。

就有一條傷得很重,明顯是擋在洞口的。

王五急忙抱起。

葉凡說道:“我是醫生,我看看!”

急忙檢查。

“這條活不了了,另外兩條還可以,我給他們弄點膏藥,還可以活下來。”

王五抱著大犬,眼淚終於忍不住滴落下來,無聲的哭泣,說道:

“這條是媽媽!”

葉凡恍然!

怪不得她會堵在洞口,原來是保護自己的孩子。

“嗷嗚……”

又一聲嚎叫傳來。

王五直奔過去。

看到一條奄奄一息的惡犬躺在山腳下的溪邊。

葉凡檢查,搖了搖頭。

王五突然意識到什麼,說道:

“肯定還有活著的,圍欄都被燒冇了,牠們肯定有跑出去的。”

馬上吩咐自己的惡犬出動,在四周尋找。

而他來到狗市那條街。

找到了一個四十出頭的男人。

“阿狗,是誰?”

男人說道:“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群人拿著很多辣椒粉,還有氣槍直接就殺進去了,對了,我還聞到汽油的味道!”

葉凡撿到一個針頭,說道:

“麻藥!”

王五憤怒,咬牙,牙縫裡蹦出兩個字:“林家!”

葉凡急忙提醒道:“你的傷口還冇徹底痊癒,你不能進行劇烈運動,關於這件事,我也有責任,我跟你一塊解決。”

霍天南說道:“我也可以幫忙,有目擊者就好,我馬上調來林家其他人的照片。”

打了電話。

林家人的照片不難找。

冇一會兒,發來很多照片。

給眼前這個男人辨認。

“是他,他是那個帶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