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也有人蔘與那種慘無人道的實驗?

慘絕人寰。

也就是說將臣可能是藥神穀給巫神山的。

葉凡不打算繼續深入瞭解,隻要不危害到自己和宗門,也冇必要多樹立一個敵對宗門。

站起身,準備離開,說道:

“你們好好照顧她吧!”

傅河站起來,說道:“她因為破壞組織的規矩,強行幫你,已經被驅逐出神龍組,你若不收留她,她將會成為自由人。”

葉凡停住了腳步,轉身,看向傅河,說道:

“不是吧,就這,至於嗎?你們的懲罰是不是太狠了?”

傅河說道:“這是組織的決定。”

葉凡說道:“我希望由她自己選擇,你們負責把她照顧到醒來,如果她願意,我北鬥宗對她敞開大門。”

說完,轉身離開。

內心有些亂。

程湘芸為了自己,為了自己的老婆,差點身死。

自己對她的感覺還是有些不太清楚,有些模糊。

葉凡離開。

青龍看向傅河,說道:“傅河,怎麼處理?”

傅河說道:“讓她自己選擇吧……”

話音未落,一名女子走過來,說道:“坊主醒了。”

兩人急忙前去。

一頓安慰。

程湘芸得知是葉凡來救自己,嘴角微微露出淺淺的笑容。

“坊主,有一個不好的訊息,需要你來抉擇。”傅河終究還會要說出來,道:

“組織決定將你驅逐神龍組,從今往後,你便是自由人,你可以選擇加入任何組織或者宗門,隻要彆人願意接收你。”

程湘芸冇有感覺到意外,說道:“我冇有異議。”

傅河繼續說道:“最近北鬥宗發展很不錯,勢頭很猛,你和葉宗主也算是老相識,你……”

“我不會加入北鬥宗!”程湘芸打斷他的話。

“……”傅河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繼續說道:“我先浪跡一段時間吧。”

“也行。”傅河歎了口氣,有些感慨,說道:

“湘芸,你從小在神龍組,我們……希望你能理解組織,理解組織的決定。”

從空間法器中拿出一封信,放在床邊,說道:

“你要是不想去北鬥宗,浪跡夠了,那就去這裡吧,他們會接受你的。”

程湘芸直接將信封打開,看了一眼,略微有些驚愕,說道:

“崑崙?神龍組果然和崑崙有關係嗎?”

傅河露出神秘的微笑,說道:“你以後會知道的,崑崙是三仙門之一,強者如林,你的修行天賦不錯,但在那邊可能會墊底,同時進步空間也是巨大的,那邊的資源會更好,我希望你去。”

程湘芸並冇有馬上答應,說道:

“我會考慮的。”

從神龍組回來,葉凡檢查了宗門的不少弟子傷員,包括寧舊澗、萬朝城等弟子,很多人中蠱,雖然現在不致命,但以後會死人。

葉凡帶領著高雅溪、廖俊逸、王晴等天醫館的人配藥、熬製、不少人都主動過來幫忙。

儘管是武者,但人數太多,大多數人都忙得滿頭大汗。

那些天仙境武者們想找葉凡聊點事,卻看到葉凡一直在忙碌,便不好打擾。

不少人選擇了離開,以後有機會再與葉凡論道。

時間很快過去三天。

所有人的情況都穩定下來。

葉凡也掌控了大部分的情況。

北鬥宗、寧舊澗的人前往劍神塚挑戰諸多劍修。

雲興朝一直不停的彙報情況,道:“劍神塚那邊雖然有點損失,但很明顯,那邊的人冇有下殺手,我們很多人都有了不錯的提升,現在唯一的麻煩是總會有長甘宗、天涯淵等咱們的一些敵對宗門的人過去找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