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被拉出來,確實要讓我賣人情,嗬嗬,想想覺得有點可笑,我師叔範忠建了,我成為了跟你唯有交情的嘉景宗弟子,我認為你如果想要報複、想要攻打嘉景宗,完全合情合理。”

說到這裡,宗門的高層急了。

我是讓你來勸說葉凡放過嘉景宗的,不是讓你來慫恿葉凡攻打嘉景宗。

“源兒,注意說話……”一位高層打斷他的話。

卻被葉凡擺了擺手,直接拍飛,雖然不是重傷,但也斷了一根骨頭。

一下子引起眾人的警覺,無數人已經手握兵刃,就等宗主一句命令。

宗主範忠仁目光掃視四周,厲聲喝道:

“都乾什麼呢?趕緊收起來,葉宗主是咱們的貴客,豈有刀劍相向的道理。”

眾人紛紛收起氣息。

範源看著葉凡,繼續說道:

“我身為嘉景宗的弟子,儘管我認為宗門所做之事對不起你,但如果真的發生了衝突,我也會站在宗門這邊,為宗門而戰,直至戰死,這是我肩上的責任,嘉景宗養育我多年,我的親人朋友都在這兒,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殺。”

葉凡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對他的好感度再次提升,說道:

“有情有義,有擔當,範兄,我冇看錯你,我可以放過嘉景宗,但我有條件,我的第一個條件便是……”

目光看向嘉景宗宗主,緩緩說道:“現任宗主退位,範源上位,擔任宗主。”

“同意,我同意!”

其他人都還冇說話,宗主範忠仁一口答應。

連葉凡都有些詫異了。

他很大方的退位,看向大家,說道:

“諸位,你們都聽到了,以後範源便是我們嘉景宗的宗主。”

目光看下個葉凡,說道:“葉宗主,你還有什麼要求,儘管提,隻要能做到的,我都可以答應你,能保住宗門我都無所謂,包括你想要我的命都行。”很多人都反應不過來。

這宗主之位說讓就讓了?

“師伯……”範源也是很詫異,更詫異的是宗主如此隨意的讓出宗主之位,同時也說明瞭宗主的顧全大局、深明大義。

隻要能保住宗門,他願意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範忠仁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源兒,這個宗主之位遲早是你的,提前一些也沒關係,你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和九下宗聯手這件事,我們確實錯了,你和光耀是對的,北鬥宗的強大超出我們的想象,葉宗主的強大超出我們的想象。”

目光看向葉凡,等待他提出第二個條件。

葉凡邊走邊說,道:

“第二條,殺了華光耀!”

“額……”範忠仁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說道:“葉宗主,當初他是反對我們聯手九下宗的,他……不應該死,該死的人是我。”

葉凡淡淡說道:“當初他答應過我,嘉景宗不會站在北鬥宗的對立麵,我信他了,可他做不到,給我北鬥宗造成的損失,失去了多少條人命,那他一條命來換,我們還虧了。”

華光耀馬上說道:“我冇問題,我可以去死,葉宗主,你繼續說!”

來到會議大廳。

葉凡坐下,宗主範忠仁親自沏茶。

葉凡喝了一口,說道:“接下來就是賠償,我聽說嘉景宗有一些不錯的天材地寶,不知可有名錄?”

不少人的心在滴血。

修煉資源對於一個武者來說,那是相當重要的。

但為了活命,為了保住嘉景宗,不得不忍痛割愛。

奉上寶藏名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