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咱們不能動,不代表彆人不能動,是吧?我看九下宗很多宗門對葉凡就恨之入骨,咱們暗中稍微協助一下,無傷大雅吧?”

“還是高師兄聰明。”

“高師兄,你看那邊,那是天狗宗的人。”

“天狗宗,他們的建宗之人回來後,似乎變得更加活躍了。”

“你是說天狗道人嗎?此人修為很詭異,前段時間好像打開了一個封印,修為直接飆上入聖境了,很奇怪。”

天狗道人在幾年前,與黑匣子劍客、魔宗邪月攻打追殺林溫柔,殺到北鬥宗,最終他迴歸宗門。

他是天狗宗的建宗之人,曾經的修為極為恐怖,遠在入聖境之上,隻是後來不知為何,整個人出了問題。

境界修為也一下子跌落下來,直接跌落到天仙境,甚至更低,而他的精神出了問題,遊蕩在武道世界。

前不久,剛剛恢複了一些修為,某一個夜晚,直接衝上入聖境,或者說是恢複。

“這位就是師祖讓我們關注的少年嗎?確實很不一般,聽說還是個修仙者,不知屬於哪一脈的。”

說話的是一位老者,抬頭看向天空的戰場。

葉凡和左清秀打得難捨難分,不分伯仲,星火四射,卻依舊冇有要結束的意思,也冇有要使出真正實力的意思。

依舊在瘋狂試探。

天狗宗來了六位弟子,站在一座山丘上,並冇有刻意遮掩。

“師弟,不管是修仙還是修武,最終都是走向同一個方向,這是師祖說過的。這個葉凡表現得很強勢、但他低估了劍神塚的強大,這可是匹敵三仙門的存在,守住仙門,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就在這時!

兩道身影來到他們身邊。

“羅偉澤,你們天狗宗的速度訊息還挺靈通的嘛,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葉凡來劍神塚挑戰的事,這纔剛出來,你們就已經在這兒等候了。”

老人是一箇中年貴婦模樣的女子,一身古裝,很是飄逸。

是太初宗的弟子黎玉。

老者羅偉澤笑了笑,說道:“這不是無聊嘛,聽說武道世界出現了一個驚才絕豔的修仙者,出來看看,挑戰的還是劍神塚,我還是很期待的。”

餘光瞥向地上的北鬥宗和寧舊澗眾人,說道:

“唯一令我費解的是這些人,他們這是組團來挑戰的嗎?這腦迴路是怎麼想的?”

老婦黎玉笑了笑,說道:“活了千年,你算是白活了,難道你還看不出來,這葉凡是打算讓劍神塚給他的宗門弟子當陪練嗎?”

“……額……竟還有這般狂人?”羅偉澤驚愕了。

黎玉笑了笑,說道:“那是你還冇真正的去瞭解過葉凡這個人,我瞭解過來,很有趣,囂張跋扈、殺伐果斷、做事不按套路出牌、腦迴路一般人跟不上,但效果奇好,或許他是個奇才,或許他的腦子構造跟咱們的不一樣。”

“北鬥宗成立不足五年,打破固定了幾千年格局的九下宗,已經屹立在九下宗之內,雖然還未被承認,但北鬥宗的實力絕對已經是九下宗行列,或許比萬朝城和寧舊澗還弱一點,但和其他九下宗比起來,已經綽綽有餘了,被列入九下宗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葉凡已經成為目前華夏武道世界最熱門的人物,關於他的話題,連六上宗都有人注意到了。

或多或少都會有所耳聞,但真正見過的卻冇有多少。

此刻看到。

一襲白衣勝雪,揮動著利劍,劍芒淩厲縱橫天際、和劍神塚左清秀打得難捨難分,不相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