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特訓,必定會有傷亡,活下來的纔是精英,不退!”

話音剛落!

蕭驚天來了,很著急,帶著一個信封。

“宗主,左清秀讓我給你的。”

葉凡當眾拆開,看了一眼,隨後丟給眾人看。

“果然知道我們的意圖,這是下警告書了,讓我們離開,不然不會再手下留情。”蕭驚天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說道:

“宗主,怎麼辦?要退嗎?”

葉凡說道:“你們怕了?”

“不怕!”

“不退,繼續挑戰,等到其他人來,咱們一起去無相秘境!”

退,退去哪裡?

不如在這兒等著其他人來。

繼續挑戰。

三天時間過去了。

這三天裡,北鬥宗和寧舊澗的死亡率又升高了。

很多重傷之人。

而左清秀來到葉凡的麵前,有些不解的問道:

“葉宗主,你到底什麼意思?”

葉凡揣著明白裝糊塗,說道:“什麼什麼意思,我們不可以挑戰劍神塚的劍修嗎?”

左清秀有些氣憤,說道:“可以挑戰,但我們不是你們的陪練,你們這是無賴行為,敗了就離開,哪有紮營療傷,痊癒了,又來挑戰,如此反覆,真當我們是免費的陪練了嗎?”

葉凡一臉委屈和無辜,說道:

“左道友,你這話就不對了,我們可從來冇想過拿你們當什麼陪練,就是想戰勝你們,我聽說隻要打敗你們外麵這些人,就可以跟你們的人打,一直打到青衣劍神,打敗了青衣劍神就可以成為第四仙門,這是我們的終極目標,不達目標,我們就不退後,戰至最後一兵一卒。”

說的那叫一個慷慨激昂。

連左清秀都不知該如何反駁。

按照劍神塚的規矩,他們也不算犯規,就是有些無賴。

“葉宗主,這是我第二次給你警告,從這一刻開始,我劍神塚不會再手下留情,殺光你們這裡的人也不難。”

說完,轉身離去。退是不可能退的,身為修行之人,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左清秀返回城內。

來到青竹劍主麵前,抱拳,恭敬說道:“師父,葉凡絲毫冇有撤退之意,如此下去,咱們劍神塚的威嚴會受到影響,拿挑戰當陪練,他耍起了無賴。”

青竹劍主沉默了一會兒,嘴角竟不經意間露出一絲笑容。

這就讓左清秀很不解。

“秀兒,如果你瞭解葉凡的為人,瞭解他的過往,你就知道勸退是冇有意義的,他不會聽你的,不然也不會想到拿咱們劍神塚當陪練這種事。”青竹劍主似乎有點欣慰,繼續說道:

“既然你已經給過兩次警告,那就按照你的意思來吧。”

站起來,有些感慨的說道:“既然選擇了修行這條路,那麼他們應該已經做好了麵臨死亡的準備,能在刀劍利刃下活下來的,纔有資格成為強者。”

說完,離開了。

左清秀看著師父離去的背影。

總感覺師父對葉凡過度關注,自從上次師父去無相秘境幫助九下宗開啟秘境大門歸來之後,不止一次提到過葉凡,還時不時的打聽葉凡的情況。

這葉凡和師父存在著某種聯絡?

她想不明白,搖了搖頭,不想了。

轉身出去,來到城牆之上,來到下屬麵前,說道:

“無需再留手,能殺便殺!”

城牆之上的人聽到這個訊息,一下子就興奮了。

“媽蛋,北鬥宗和寧舊澗這些人就是無賴,居然敢拿我們當陪練,今日,我就要你們成為我的劍下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