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術法者、修仙者開始進行強行打開這個古老的大門。

葉凡一劍斬去,想要將手中利劍插進石門縫隙中,強行撬開,同時藉助陣法和封印之力,周圍的空間都被扭曲了。

居然失敗了!

葉凡遭到結界的反噬,內臟受到了一定的創傷。

“這……葉宗主,你冇事吧?”

葉凡擦掉嘴角的血跡,說道:“冇事,冇想到這個結界這麼牢固,比我的陰陽結界還要牢固。”

葉凡隨身攜帶一個陰陽結界,那是他最強大的底牌,與丹田相連,一般不輕易使用。

他對結界的瞭解要比一般人深刻一些。

眼前這個結界是真的強大。

大門冇打開,反噬之力更是摧毀了佈置好的陣法和封印。

隻能重新再來。

有的花費時間。

三天後,封印和陣法重新佈置好,還進行了改良。

再次嘗試!

無儘劍威,強行開門。

所有人屏住呼吸。

還是失敗了!

葉凡橫飛,重重的砸在一塊巨石上,砸得粉碎,爬起來,不服氣的說道:

“再來!”

五天後。

再次嘗試!

失敗!

七天後。

失敗。

十二天後。

失敗。

大家似乎都開始失去信心了。

葉凡等人雖然一次次失敗,也有過懷疑,但也在總結經驗。

二十天後。

葉凡以飽滿的狀態,手持青陽古劍,散發出恐怖的劍威,打算再次嘗試。

“人類,你們這樣是打不開的。”

一隻巨大的白狐出現在眾人麵前,口吐人言。

眾人下意識的警惕起來。

葉凡卻興奮了,收起利劍,走過去,說道:

“是你?你是怎麼出來的?你肯定知道如何進去的,對吧?”

巨大的白狐如同一座小山丘,白色的毛茸茸,看起來很柔美,卻散發出一股磅礴大氣,震懾了在場諸人。

很多人都不曾見過,有些害怕。

葉凡卻興奮了,冇想到居然能在這兒遇到牠。

白狐掃視這些人,最後目光定格在葉凡身上,說道:

“人類,我冇想到你有這麼大的能量,打破九下宗格局,滅了南山宗,帶領宗門成為九下宗之一,壓製六上宗入聖境,短短幾年,快速崛起,你的經曆很傳奇。”

自從在無相秘境相遇後,白狐對葉凡有了點興趣。

出了秘境,牠稍微打聽了一下北鬥宗、葉凡,結果越來越感興趣,這個人類崛起太快,做事大膽。

幾乎整個武道世界都在傳他,特彆是九下宗及以下宗門。

更是打破了千年不變的九下宗格局。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說道:“繼續說,我很想聽!”

白狐翻了翻白眼,說道:“你締造了一個傳奇,不過你現在尚且幼小,如果繼續這麼張揚下去,我估計你活不長,據我所知,六上宗已經有人準備對你動手了。”

葉凡一臉無奈加上裝出一點楚楚可憐的樣子,說道:

“前輩,我這不是來找你救命來了嘛,我們還要一起打開新世界通道,尋找仙人的蹤跡呢,你帶我們進去吧。”

白狐的目光掃視眾人,稍微猶豫了一下,說道:

“你很能折騰,實力也不俗,你會回答我一個問題。”

“你說!”

“你和牧牛人是什麼關係?”

葉凡一下子沉默了。

他也不知道啊,裝作有些不願意說的樣子,說道:

“我本來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交朋友的,既然你問到了,那我就不裝了,牧牛人是我的太師父,我師父是北玄尊者。”

白狐的眼眸一下子變得銳利起來,盯著他,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