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的處在法相境,一旦開始運轉體內真氣,運轉功法。

身邊的時間流速飛快運轉,讓人眼花繚亂。

越來越快。

而葉凡突然停止運轉體內真氣,處於平靜、放鬆的狀態,他在感受這個時間快速流轉的奧義,想要摸索出一些什麼東西來。

稍微運轉著真氣。

時間流轉。

他再停止!

不停的轉轉停停,不斷的反覆摸索時間法則、探索其中奧義。

不知不覺,他在這裡已經過了八年。

一頭長髮早已拖地、滿臉的鬍子很長,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卻渾然不知,完全沉浸在探索這個結界空間裡。

外麵的時間隻是過去了半個月。

某個時間段內。

一位修仙者激動的大叫,渾身散發出一股磅礴大氣,手持一把長刀,麵對一隻強大的妖獸屍體,聞著地上的血腥味,說道:

“三年了,我終於踏上金丹期,我終於答應你了。”

激動之餘,逐漸平複下來,環顧四周,摸了摸下巴的鬍子,輕輕揮動手中長刀,割斷一大半。

“想想我在這裡修行已經有三十二年,想要更進一步,太難了,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

縱身一躍,跳出結界。

這些技巧,之前進來過的人已經告知他們如何進入和出去。

跳出外麵,看到還有幾個人。

“顧隆,你……如果我猜得不錯,你應該已經是金丹期了吧?”一位修仙者走過來,滿臉羨慕。

顧隆笑了笑,說道:“喬雪萍,你不也金丹期了嘛,我金丹初期,你都金丹後期了,厲害。”

目光看向其他人,說道:“看來大家的收穫都很不錯,修為都有了大幅提升,你們怎麼出來了?”

喬雪萍說道:“我們在裡麵過了很長時間,不知道外麵過了多久,就出來看看,才十八天,賺大發了。”

顧隆摸了摸腦袋,笑了笑,說道:“我都在裡麵過了三十二年了,不知道其他人情況如何。”

一個手錶放在外麵,方便他們看外麵的時間流速的。

還有時間。

出來的人再次進去。

繼續修行纔是硬道理。

時間慢慢流逝。

秘境之外的人不知道北鬥宗和寧舊澗的人突然消失了,被葉凡帶去了哪裡。

有些人開始尋覓!

卻有些人開始散佈謠言,說消失的那些人已經在某個大凶之地遭遇不測,全部遇難。

各種傳聞都有。

訊息傳到北鬥宗內部。

引起了一些小小的恐慌,特彆是消失的人中就有宗主葉凡。

如今的葉凡是北鬥宗的定海神針,一舉一動都牽製著整個宗門的人。

副宗主雲興朝正在大廳訓斥一名弟子,道:

“誰若敢在散佈謠言,斬立決!”

“可是外麵的人都說宗主他們在大凶之地……”

“閉嘴!”雲興朝大聲訓斥,說道:“外出的人在曆練,並非如外界傳聞那邊遭遇不測,從今天開始,誰都不許再散佈謠言,否則嚴懲不貸。”

“是!”彙報之人點頭,小心翼翼的抬頭,說道:“副宗主,因為那些傳聞,現在外麵有不少宗門想要挑戰咱們北鬥宗,現在我們宗門的人在外麵,經常遭遇伏擊,特彆是來自九下宗的人。”

雲興朝歎了口氣。

不知為何武道世界突然傳言宗主等人遭遇不測了,引起了之前一些跟北鬥宗有仇的宗門和個人有目標性的掠殺北鬥宗弟子。

連宗門一些弟子都開始動搖了。

“麵對挑戰,你們要自己反抗,總不能什麼事都指望宗主吧?連你爹媽都不能時時刻刻保護你,更彆說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