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九下宗是不怕滅宗嗎?等我騰出手來,再滅一個,不立威,會永遠被騷擾。”

王五走過來,說道:“宗主,立威也不應該由你來立威,你的實力,所有人都有目共睹,也得到了認可,這次事件的主要原因是因為謠言說你死了,敵人纔敢上門,而你回來了,他們撤走。”

“咱們北鬥宗,你的鋒芒太盛,把其他優秀人才得光芒也遮住了,我重新策劃一下,以後應該就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了。”

葉凡看向他,說道:“五叔,不愧是我們的軍師,你有辦法?”

“有,咱們先進去,彆堵在門口。”

大家散去。

北鬥宗有近三萬人進入秘境修行,如今歸來,修為大漲,氣質大變,引得無數人羨慕,這些人也將會委以重任。

來到議事大廳。

“宗主,咱們這次特訓有近三萬人,這些人的修為都不算低,更有蕭景天、陸長老這樣的絕世高手,即使麵對如今的九下宗,也是一個閃耀的人物,他們應該有自己的光芒。”

“這次想要立威,我認為應該讓他們自己過去,你就不參與了,把他們的名氣打出去,日後,就算你不在宗門,隻要他們其中一人在,也不會有那些小宗門的人過來騷擾。”

“距離前往上古遺址還有點時間,不如就抓緊安排,一旦前往遺址,類似的事件可能會再次出現。”

葉凡點了點頭。

確實如此!

一直以來,北鬥宗的戰鬥幾乎都是在自己的親自帶領下,雖然蕭景天等人的表現也很亮眼,但奈何,葉凡的光芒遮住了他們。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那些人永遠不會被外麵的人注意到。

“五叔,你來安排!”葉凡站起來,這一次,他不打算參與,說道:

“那我就徹底不參與了,我在宗門等你們的好訊息。”

牽起楚明心的手,走出議事大廳。

要放手,就徹底放手。

帶著老婆來到居所,葉凡本來還想著跟老婆聊聊天,聊聊這些天的遭遇,說說心裡話。

結果被老婆拉進房間。

“老婆,這麼著急嗎?不聊會天嗎?我們很久冇有這樣麵對麵的聊天了。”

“先做完再聊。”

“你的身體還冇徹底恢複……”

“葉凡,你是不是被秦傾城餵飽了,還是嫌棄我了?”

“我冇有,老婆,我冤枉……”

“那就趕緊去洗澡……”

葉凡隻好乖乖去洗澡,內心也是蠻期待的,很久冇有嘗老婆的味道了,甚是想念。

兩人都很主動,精力旺盛。

一個修仙者、一個武者,似乎不知道累。

期間,秦傾城想要來找葉凡,但發現大門緊閉,用心聆聽,看聽到了裡麵的聲音,臉頰羞澀。

夜色降臨。

葉凡和楚明心依舊躺在巨大的床上,地上有很多紙巾,充斥著消毒水的味道。

“葉凡,你跟秦傾城上床多久了?”

“額……老婆,也冇多久,你不是同意了嗎?”

楚明心沉默了一會兒。

確實是她默許的。

“李秋水什麼情況?你跟她有婚約?”

葉凡猶豫了一會兒,把整個事情的經過給她說了。

楚明心聽完後,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冇想到澗主想要你的孩子,怎麼她跟師姐一樣啊,而且手段比師姐還強硬,行吧,你都答應彆人了,我還能說什麼。”

葉凡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說道:

“老婆,你真答應了?這可不是兒戲。”

楚明心說道:“澗主幫你那麼多,你要是毀約了,估計要背上背信棄義的名聲,反正都已經有了一個秦傾城,再多一個李秋水也冇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