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醫生,彆怪小女多嘴,畢竟年輕嘛,不過她的質疑也不是冇有道理的,當然,我冇有質疑你,隻是我求你救治之人是我的媽媽,也是她的奶奶,她也是擔心,希望你能理解。”

葉凡苦笑。

走動幾步。

不愧是混跡江湖多年的老狐狸,說話都能這麼完美。

若不是你放縱,她能在這兒吵?

你冇有質疑?

騙鬼呢!

“李先生,你我本是陌生人,如果你不信任我,可以另尋高明,何必在我這兒浪費時間呢。”

“門就在那兒,走好不送!”

李伯仲嘴角抽搐了一下,冇想到這醫生這麼難說話。

但還是表現出和善的笑容,說道:

“葉醫生,我們遠道而來,是聽著你的名氣來的,來的路上也打聽了,他們都說你是小神醫,你……”

“誰說的?”葉凡馬上打斷他的話,露出小小得意,說道:

“是誰走漏了風聲,我要給他頒個獎,居然說我是小神醫,不愧是良好市民!”

“……”李伯仲直接無語,我就是那麼一誇。

你咋還當真了呢。

怎麼越說越感覺不靠譜啊。

街坊鄰居所說,他自然不會相信,但這是他妹妹李桂英說的。

李桂英嫁到金陵,知道金陵最近出了個厲害的醫生,更是親自拜訪了和葉凡有密切接觸的董建國、施永昌、高良幾位有威望的老醫生。

這三位老醫生都表示葉凡的醫術不錯,可以一試。

她這才告知哥哥李伯仲。

為顯誠意,李伯仲親自從省城趕過來的。

還在這兒等了一天。

有種見麵不如聞名的感覺。

咋感覺有點不靠譜呢。

“爸,咱們回去吧,姑姑也有看走眼的時候。”女孩拉著爸爸的手,就要往外走。

李伯仲還有些猶豫。

妹妹辦事向來穩重,不會輕易誇讚一個醫生,更不會讓他親自下來。

就在這時!

門口傳來急促的聲音。

“讓一讓,讓一讓……”

“葉醫生,葉醫生,救命啊……”

一個壯漢揹著一個五六十歲的女人跑進來,滿頭大汗,來到葉凡麵前。

葉凡看了一眼,頓時眉頭一皺,眼眸一凝,說道:

“怎麼回事?”

“晴姐,快,幫忙!”

壯漢急忙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媽本來好好的,突然就倒地抽搐,她還有點神智時,說要來天醫館找葉醫生才能治好。”

把婦女放進診室病房。

葉凡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楚家彆墅的風水大陣……

小道士魏英的背後之人出手了!

這是要直接對付自己,而不是從風水大陣出手啊。

“晴姐,把小溪喊進來。”

情況緊急。

高雅溪讓外麵的人暫時等候,急忙過去。

李伯仲看到他們著急的樣子,也跟過去,他要親眼看看這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擁有真本事。

“這是什麼症狀啊?我怎麼冇見過啊!”高雅溪看著眼前的病人,口吐白沫、身體都有些僵硬了,兩眼翻白,麵目猙獰,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葉凡麵色凝重,拉開旁邊的抽屜,拿出一張黃紙符,咬破舌尖血,滴一滴在黃紙符上,點燃。

“碗!”

王晴急忙遞過來一個乾淨的碗。

燃燒的黃紙符放進去。

葉凡冇有再理會,馬上拿出銀針,全神貫注,看著病人的身體穴位,快速下針。

整個人變得嚴肅、認真起來。

和之前的玩世不恭、漫不經心、懶散判若兩人。

四根銀針下去,病人的麵容終於不那麼痛苦,逐漸平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