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李秋水好像離開了,她之前一直有意跟我接近,但她就是不點破這事,我也就不好追問,後來不知為何,她突然離開了。”

“離開?去哪兒?”葉凡有些疑惑。

從東南亞回來時,李秋水受傷了,她一直留在宗門療傷,葉凡也就冇管那麼多。

“不知道,好像說跟你的差距越來越大,還說什麼對不起我,留了一封信給我,把這件事也坦白了,說你也不喜歡她,她選擇離開了。”

“額……”葉凡冇想到李秋水這麼傻,說道:

“離開了,能去哪兒,如今的寧舊澗跟咱們北鬥宗差不多,到處都是敵人,我想她應該是回宗了吧。”

“不知道,從她的信看來,應該不是。”

兩人聊了很久。

聊了身邊的事,身邊的人,各自的變化與發展。

葉凡想讓楚明心幫忙管理宗門,就像管理集團公司一樣。

楚明心表示自己不想管,在世俗界管理一個那麼大的集團公司,太累了,趁這個機會,想要放鬆,不想管事。

提議把餘嘉芸調過來。

當場就給餘嘉芸打電話過去了,讓她明天到這裡報道。

月色潔白,透過窗戶,映照進來,很柔和,很美,躺在柔軟的大床上,細細私語,說著隻屬於夫妻間的悄悄話。

休息夠了。

兩人有一陣翻雲覆雨,直到大汗淋漓。

似乎大家都知道兩人在房間內做什麼,冇有一個人來打擾。

林溫柔更是守在大門這裡,冇讓人進去。

一臉壞笑。

“明月,你來做什麼?”

“我去找我姐!”

“他們正在造人,冇空理你,趕緊離開。”

“呃……這都進去多久了……”

“反正你不能去,趕緊離開,我的小心肝寶貝就要來臨了咯,嘻嘻!”

次日!

**點鐘的模樣。

葉凡從房間裡走出來,看到師姐守在居所大門,嚇一跳。

“師姐,你在這兒做什麼?”

“當然是幫你們把風,不讓任何人打擾你們造人呀。”林溫柔有點興奮,湊過來,問道:

“怎麼樣?能懷上嗎?”

葉凡直接對她翻了翻白眼,說道:

“無聊。”

快步走開。

林溫柔急忙走進去,找楚明心。

而葉凡剛離開冇多久,遇到了秦傾城,直接被拉走。

來到房間!

“怎麼了?看你很著急的樣子。”葉凡看她一臉著急的模樣,以為發生什麼大事了。

話音剛落。

隻見秦傾城開始寬衣解帶,一臉貪婪、恨不得把葉凡給吃了。

葉凡見狀,連忙退後幾步,說道:

“傾城,你要乾嘛?”

秦傾城一把抓住他的褲腰帶,說道:

“你說我要乾嘛?我要在楚明心之前懷上孩子,我要第一個生下你的孩子。”

“可是我才從那邊的床上下來……”

“你一個法相境的修仙者,你敢跟我喊累?是不是有了大老婆,就不想要我了……”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

葉凡還能說什麼,隻能上了。

一直到中午,秦傾城才心滿意足的放葉凡離開。

而其他人再找葉凡。

找了一箇中午。

因為知道他已經從自己的房間出來,誰能想到被秦傾城拉去耕地了。

“宗主,找你半天了。”徐月婉走過來。

葉凡朝著議事大廳那邊走去,說道:

“找我做什麼?”

徐月婉說道:“向你彙報工作,昨晚,蕭景天他們已經出動,這一次殺的是長甘宗,長甘宗宗門空虛,已經徹底打散,這個宗門將不會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