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走出書房。

“自從你去了東南亞之後,我這邊也開始收集東南亞武者在華夏的蹤跡,發現自從巫神山被毀,大批東南亞武者出現在華夏境內,而且到處征戰,似乎在發泄,在報複。”

“同時,也有一些強者在關於北鬥宗、關注你的動靜,現在之所以不出手,我懷疑,進入上古遺址之後,可能會動手,你千萬要小心點。”

池小天作為葉凡的後勤,外人不知,但他很清楚,現在他為葉凡做很多,未來葉凡可以幫他更多。

葉凡的強大、崛起的速度,太過強勢。

他還要協助葉凡走得更順,或許真能尋找到仙界。

“還有,東瀛國的武者,你也要小心,這些人現在隱藏起來了,總會找個機會對你出手的。”

“另外,洪門的人你也得注意,你多少次滅殺洪門弟子,這一次上古遺址開啟之際,洪門的人多得數不勝數,幾十萬個是有的。”

“臥槽,我發現你的敵人太多了,而且都有強者,你一旦倒下,北鬥宗可能會被人瞬間覆滅,還有,你可不能重傷,不然會被人趁機要你的命。”

“此番去上古遺址,你可千萬要小心,彆太高調了,這可不是九下宗,到時候會有各種各樣的人,還有各國的武者,強者太多……”

葉凡聽著,也很無奈。

確實敵人太多,遍地是敵,但都是冇辦法的事。

來到飯桌上,不談正事,隻聊家常。

宮綺夢也坐下一起吃。

這一頓飯吃的很舒心。

楚明心很喜歡小朋友,看得出來,她真的想要一個孩子。

堅決要認這小朋友為乾兒子。

池小天和霍芷悅自然是樂享其成,兒子傍上這麼一個絕世強者的老婆,以後的安全保障、修行功法、家庭背景都是濃厚的一筆。

誰想要欺負,都得掂量一下自己又能有對抗葉凡夫婦,對抗北鬥宗的實力。

“小東子,等乾媽回來,帶你去玩。”

終於要分開了。

楚明心依依不捨,親了一下乾兒子。

“東兒,跟乾媽、乾爸再見!”

小小孩子揮手,嘴裡咿呀,說不出來。

三人出來。

前往萬朝城。

“你跟望海樓樓主是老相識?”宮綺夢一臉詫異的看著他。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我們是朋友,怎麼?不可以嗎?”

“冇,隻是冇想到而已。”

“宮道友,你對天照宗瞭解嗎?”葉凡想從她這邊打聽一下,畢竟同為六上宗,應該比自己瞭解多一些,說道:

“我們這次去萬朝城開會,商討進入上古遺址的事宜,天照宗會跟我們一起,這是我從未跟他們打過交道,不知道好不好相處。”

宮綺夢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一般來說,六上宗是不可能跟九下宗過的人結盟的,除非有特殊原因,我記得萬朝城有幾個女子嫁到天照宗,估計是這些人出麵了,天照宗為了照顧麵子纔來的,就算來了,也隻是無關要緊,得到的結盟也不會是跟整個天照宗結盟,他們隻能代表個人而已。”

這話一出。

葉凡有些詫異,但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強者看不上弱者,很正常,強者更不願意跟弱者結盟,這也正常。

如果天照宗以宗門的名義跟萬朝城結盟,反倒不正常。

途中。

三人在一個小鎮住下。

葉凡和楚明心在小鎮閒逛,帶著老婆領略小鎮風光。

夜晚,看著小鎮夜景。

夜深,兩人安然入睡。

“老婆,今晚不運動了?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