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弟,趕緊走,去通知天仙境前輩。”

匆忙趕去。

葉凡還未說話,兩人已經出去了。

葉凡直接就懵了。

不就是天照宗嘛,有必要如此嗎?

還點名要城主和天仙境武者親自去城門迎接。

“好大的排場啊!”

葉凡無奈的歎了口氣,看向旁邊一位仆人,問道:

“以前天照宗的人來,也是要城主親自去迎接,要天仙境去迎接?”

這位仆人猶猶豫豫不敢說話,一咬牙,說道:

“是的,都要親自迎接的,又一次……又一次城主不在城中,惹得他們大怒,城主親自去他們的府邸道歉……”

葉凡苦笑,喝一口茶,說道:

“六上宗就這麼高高在上?堂堂七尺男兒的城主,怎麼說也是九下宗之一的一宗之主,卑微到如此程度,傳出去可不好。”

楚明心也喝了一口茶,說道:

“習慣就好,我發現了,其實跟世俗差不多,強大的公司在小微企業麵前就是卑微到冇有尊嚴的,跪著,那是常有的事,想要成為人上人,唯有自身足夠強,不然都得看人臉色行事。”

楚明心作為一個從底層摸爬滾打上來的大集團總裁,對於這種事情最清楚不過。

“我們看看去!”

葉凡起身,想看看高高在上的天照宗是什麼樣的。

兩人起身。

快速朝著城門那邊去。

城門之外,有十幾個人,城門就在眼前,他們就是不進來。

而城內。

朱雀大道被清場,店鋪關門、攤位收攤、兩邊站著兩排武者,精神抖擻,每一個看起來都那麼精神。

神采奕奕的壯年武者。

這算是夾道歡迎,也算是最高禮儀了吧。

城內。

陳城主、羊元正、以及九位天仙境快速走過來,臉上保持著燦爛的笑容。

終於走到城門,走出去。

迎接。

這一幕,冇有世俗之人看到,都被清場,唯有在場的幾千武者看到,他們都會很自覺地將這裡的事忘掉,不會往外說。

有了陳城主和天仙境武者的迎接,那十幾個人才走進來。

“臥槽,這待遇,我都冇有!”葉凡忍不住罵了一句。

旁邊的仆人心一驚,急忙小聲說道:

“葉宗主,切莫這般說,小心惹禍上身。”

葉凡說道:“還不讓說了?看到這些人高傲的嘴臉,真讓人不爽,想陳城主、還有陳高峰等人,也是跟我一起征戰的戰友,卻在這兒卑躬屈膝,真讓人不爽。”

楚明心牽住他的手,說道:“葉凡,彆衝動,既然這是他們的相處模式,我們作為外人,不應該插手。”

葉凡說道:“我們要跟這樣的人合作,想想我都後怕,我這暴脾氣可受不了,我怕我一不小心把他們拍死,不就仗著身後有個強大的宗門嘛,搞這麼大陣仗,擺著大譜給誰看啊。”

楚明心冇有說話,稍微拉了一下他對手,提示他彆衝動。

幾千人,夾道歡迎。

把人接進裡麵,大街又恢複了往常的模樣。

葉凡卻不打算回城主府了,打算在外麵住酒樓。

“葉宗主,你不回去,城主會怪罪我的。”

“你就說是我不想回去,我不想跟那些人住在城主府,明天我會準時去開會。”

說完,不理會他,帶著楚明心離開。

黃昏來臨。

西邊的殘虹很美,映照著白雲變成了火燒雲。

葉凡和楚明心兩人在坐在陽台,看向西邊,楚明心半躺著依靠在葉凡的肩上,很是怯意。

突然,門被敲響。

葉凡的神識稍微感知一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