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已經陸陸續續有人落座,都是萬朝城的人。

看到葉凡等人,熱情的起來打招呼,安排落座。

“希月,你坐這兒!”

葉凡指著旁邊的位置,意示她坐在這兒,方便詢問一些情況。

林希月有些猶豫,鼓了鼓嘴,說道:“舅舅讓我坐那邊,說要給我安排一門婚事。”

“安排婚事?”葉凡微微一愣,看著小妮子的模樣,似乎不是很情願,但這是彆人的家事,也不好插手,便也就不再說什麼。

很快,其他人進來了。

陳城主以及其他天仙境武者,領著天照宗的人進來了。

進來後,目光掃視葉凡等人,充滿了不屑,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令葉凡詫異的是陳城主居然不是坐在最中間的那個主座上,而是左邊第一個座位,主座上坐的是一位中年模樣的男子。

所有人都落座後,陳城主站起來,看向葉凡等人,說道:

“這幾位是來自北鬥宗和寧舊澗的道友,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不用!”坐在主座上麵的男子,直接打斷,瞥了葉凡等人一眼,說道:

“我們這不是在開會商量,不需要征求他們的意見,他們叫什麼,對於我們來說都無所謂,隻要聽話就行,彆拖我們的後腿就行,到時候,我們吃肉,會給他們分點湯喝。”

目光看向那邊的林希月,以及她身邊的一位青年男子,說道:

“我們還是談談你外甥女和我孫子的婚事吧。”

這番話,讓陳城主有些尷尬。

好歹也是通知北鬥宗和寧舊澗過來商議結盟之事的,你這一句話就給懟回去了,讓我有些冇麵子啊。

但也不敢發作。

但他不敢發聲,不代表葉凡等人選擇默許。

李淑豔第一個開口,說道:

“想必這位就是天照宗的伍遜前輩吧。”

伍遜看了一眼她,說道:“有眼光,你對我的話有意見?”

“當然有意見,而且意見很大。”李淑豔看著他,絲毫不懼,說道:

“我們是來商議結盟,一起在上古遺址中達成統一共識,謀取共同利益的,不是來聽從你們天照宗這幾位調遣的,怎麼叫聽話就行,你們吃肉,我們喝湯啊,你這話說的好像我們冇有你們就活不下去了。”

“實在不好意思,事實並非如此,就算冇有你們,我們依舊活得好好的,我寧舊澗不喜歡給彆人當狗,我們還是喜歡當狼,所以,我看這兒,我們是冇有必要呆了,陳城主,你覺得呢?”

“這……”陳恒銘一下子犯難了。

葉凡也開口了,說道:

“天照宗而已,入聖境而已,一句話都不讓我們說,直接宣佈主權,是不是太瞧得起自己了?”李淑豔和葉凡的反對意見,讓現場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

空氣彷彿凝固了。

天照宗的諸位也是微微一愣,顯然冇想到兩個小小宗門弟子居然敢當麵反駁他們的決策。

坐在對麵、林希月旁邊的年輕男子盯著葉凡和李淑豔,帶著威嚴,說道:

“你們冇有反對的權力,我們這是在通知你們,不是來跟你們商量的,想要得到我們天照宗的庇護,你們就得當聽話的狗,否則你們會死無全屍。”

目光聚焦在葉凡身上,說道:

“你是什麼北鬥宗的人?你看不起入聖境?我告訴你,一個入聖境就能滅了你的宗門,我一隻手便可將你灰飛煙滅。”

“好大的口氣!”餘玄清也忍不住了,眼眸尖銳,說道:

“天照宗雖然是六上宗之一,但我寧舊澗也不懼,我來之前,澗主吩咐過,如果天照宗的人想要威脅,或者動手,可殺,一旦我們帶一點傷回去,澗主會親自上門,諸位,你們可要想清楚了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