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姐,碗裡放點純淨水,拿過來。”

“好!”

“小溪,三立足,摁住。”

“好!”

很快,王晴端了一碗水過來,裡麵還有黃紙符燃燒的灰燼。

葉凡直接灌進婦女的嘴裡。

很快,一股陰風飄出。

眾人感覺到脖子一冷,女孩子甚至微微一顫,卻不知為何。

氣氛變得更加緊張。

女孩和李伯仲在旁邊看著,也是頗為緊張,被氣氛感染。

“爸,這黃紙符……這不是道士纔會用的東西嗎?他是正經醫生嗎?”

李伯仲麵色凝重,心裡想法很多。

看著此刻彷彿變了個人的葉醫生,總覺得有點不真實。

剛剛你不是這樣的,給人一種浮誇、自大的感覺,現在有無比嚴肅,連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改變,給人一種很靠譜的感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並冇有理會女兒的話,繼續看著。

“玉堂、顫中、中庭……”

高雅溪看著葉凡下針的穴位,小聲念出來,仔細琢磨。

她跟在葉凡身邊免費打工,就是為了學習,這樣的機會她必須得抓住,仔細琢磨,認真感應。

“心臟、心臟經脈……神經中樞……”

慢慢分析,同時感受銀針帶來的一種神韻。

若是中醫修為高的人在這兒,會感悟更多。

高良若在這兒,肯定會驚呼起來。

葉凡冇有說話。

一根手指抵在病人心臟部位,慢慢往上移動,經過胸膛,往脖子牽引。

病人有點痛苦,有種作嘔的感覺。

卻又吐不出來。

終於,葉凡的手指到脖子時。

“嘔……”

病人猛然抬頭,嘔吐出來。

很多嘔吐物直接吐出。

一股惡臭味傳來。

旁邊的人都紛紛捂住鼻子,下意識的退後幾步。

“好噁心!”李伯仲的女人捂著鼻子,退後幾步,一臉嫌棄的說道。

更噁心的還在後麵。

葉凡的手快速朝著嘔吐物抓去。

兩根手指捏在嘔吐物上。

嘩啦啦……

嘔吐物落在婦女的身上,弄得臟兮兮的。

葉凡的兩指間夾著一隻會蠕動的活物。

“啊……”高雅溪退後幾步,臉色略顯蒼白,盯著葉凡夾住的活物,說道:

“這是……蠱蟲?”

“蠱蟲!”

一旁的李伯仲也震驚了。

葉凡很輕鬆,恢複了漫不經心的慵懶,看著手裡的活物,說道:

“冇錯,這人被下蠱了,這叫噬心蠱,牠會啃食人的心臟,若不及時取出,會直接把心臟吃掉。”

圍觀的街坊們嚇的連連後退。

居然有這麼惡毒的人。

“什麼?我媽被人下蠱了?”壯漢一臉怒火,說道:“我就說,本來好好的,突然就倒地不起。”

突然,眼眸蘊含寒光,盯著葉凡,說道:

“是不是你做的?我媽最後一句話是說找你才能治好,是不是你??”

葉凡直接無語,說道:“你想什麼呢,你覺得我這裡缺病人嗎?需要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嗎?”

“你再這樣,我不救了,讓你媽自生自滅。”

“真是的,把你給慣的……”

壯漢也有些害怕,冇有在說什麼,正好看到媽媽醒來,急忙說道:

“媽,你怎麼突然……”

婦女努力睜開眼睛,有氣無力的說道:

“兒子,你怎麼能這麼說醫生呢,不是他,是一個穿著電視上那種道士衣服的人。”

壯漢眉頭一皺,說道:“道士衣服?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還有道士?”

葉凡說道:“你可以理解為風水師,就是專門勘察風水的那種人,不過你鬥不過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