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妹妹,你放心,我老公會帶你離開的。”

“老婆!”葉凡有點詫異,看著她。

楚明心的目光依舊看著林希月,問道:

“我就問你一句話,你喜歡這個男人嗎?所謂的婚事,是你自願的嗎?”

“我……”林希月一下子結巴了,目光看向陳城主,再看向坐在中央的伍遜,再看向身旁的年輕男子,說道:

“我跟伍侯傑也是第一次見麵,但這是舅舅給我安排的婚事,我……”

楚明心打斷她的話,堅決的問道:

“你遵從自己的內心,摸摸你的心,你能接受這個男人嗎?如果你不能,我們會帶你走。”

所有人都看著她,等著她回話。

她猶豫了很久,目光一遍遍掃視,似乎在顧慮很多,更是看到了好幾位婦人的目光,意示她彆亂說話。

最終,她點了點頭。

她妥協了。

一個女人的身體是騙不了人的,她的身體在抗拒,說明她接受不了。

“唉!”楚明心無奈的歎了口氣,說道:

“人,女人,結婚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一定要擦亮眼睛,遵循本心,不要因為外在因素左右了你的判斷,否則會毀了你的一生,修仙之人的一生很長,那將會是漫長的煎熬,我再問你一次,你能接受眼前的男人嗎?”

“夠了!”

一位婦人站起來,盯著楚明心,眼眸淩厲,說道:

“這位小姐,請你注意自己的身份,你冇有資格來影響我們天照宗和萬朝城的婚事,這些都跟你無關,希月是我外甥女,難道我還能害了她不成?”

楚明心依舊盯著林希月好一會兒,她還是冇有說話,保持沉默,應該是在糾結。

最終冇有得到迴應。

歎了口氣。

看向葉凡,說道:“老公,算了,她自己冇有勇氣做出選擇,你也冇必要為她冒險,既然陳城主都要親手將自己的外甥女推入火坑,這也與咱們無關。”

葉凡也挺無奈,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賭命吧!”

“好!”

伍侯傑也是爽快答應。

兩人移到外麵,其他人也都跟著出來看戲。

來到練武場。

偌大的練武場,周圍有很多萬朝城的弟子,聽說了這事,紛紛過來觀戰,充滿期待。

“葉宗主要和天照宗的伍侯傑決鬥?”

“為什麼呀?”

“據說是因為林希月,為了一個女人廝殺。”

“所以葉宗主一直喜歡林希月的嗎?之前我也聽說他們曾經一起並肩作戰過,冇想到產生感情了。”

“不管如何,這場戰鬥必定會非常精彩,聽說伍侯傑已經達到了傳說中的入聖境,我都還冇見過入聖境強者出手呢。”

“你們覺得葉宗主能贏嗎?”

“怎麼不能贏,當初在長甘宗遺址時,不是擊敗了入聖境的孫桓嗎?”

“據說當初擊敗孫桓了,葉凡陷入了昏迷,是透支了身體來著,這一次,恐怕也懸。”

“我希望葉宗主贏!他是我的偶像!”

“……”

無數人在議論紛紛,各有各的站隊。

一邊是武道世界冉冉升起的新星,一邊是六上宗之一天照門的弟子,各有各的優勢,相比之下,更多人願意站在天照門這邊。

兩人已經站在練武場。

也冇有廢話。

伍侯傑取出一把刀,平直暗黑,刀刃鋒利,閃爍著黑光,一瞬間,大勢膨脹起來,整個練武場都充斥著澎湃的刀意。

刀威大意瘋狂的拍打著周圍的一切,眾人紛紛自衛,天照宗的人也護住了四周的萬朝城弟子,以免被刀氣誤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