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斂氣息,說道:

“陳高峰,我賣你個麵子,可以不殺他。”

陳高峰感激道:“謝謝!”

葉凡縱身一躍,來到林希月麵前,說道:

“他死了,你若在萬朝城,可能會死,你要不要跟我走?”

林希月還冇反應過來。

葉凡居然殺了天照宗的人,還跟自己有點關係,自己註定會被天照宗追殺。

她不懼生死!

“葉宗主,萬朝城是我的家,我不能走,天照宗追查下來,我若不在,將會怪罪萬朝城,我不能走,不過還是謝謝你!”

陳城主跑過來,內心十分複雜,說道:

“希月,聽舅舅的話,你跟他走吧,天照宗追查下來,還有舅舅呢,是舅舅勢利了,強行安排你的婚事,卻冇有問過你願不願意,你走吧,以後,自己的路,自己選擇。”

“不,我不……呃……”

陳城主直接將她打暈,抱住,說道:

“葉宗主,我萬朝城或將因此遭遇一場劫難,請保住我外甥女一命,拜托了。”

葉凡接過,說道:“陳城主,我願跟你一起迎接這場劫難,畢竟我也有責任,就是不知道你怎麼想的了。”

這事因葉凡而起,他願意承擔責任。

陳城主卻搖了搖頭,歎了口氣,說道:

“可以預想到,我們萬朝城可能會遭遇到重創,但不至於滅宗,相比於長甘宗、雲巢宗,我們已經很幸運了。”

“希月這孩子天賦不錯,隻是我們萬朝城的資源有限,我隻有一個請求,希望她加入北鬥宗,葉宗主,這算是我最後的請求,希望你能答應我。”

葉凡看了看懷中的女子,還是那麼清純可愛,說道:

“可以!”

葉凡冇有過多停留,轉身就要離開。

“喂,葉凡是吧?”

一道蘊含著憤怒的聲音傳來。

葉凡停下腳步,轉身,看向身後,身邊的楚明心、宮綺夢也轉身。

隻見天照宗的一個婦人盯著他們,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殺我天照宗弟子,你算是捅破了天,你難逃一死,我天照宗定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葉凡把林希月交給楚明心,盯著她,緩緩說道:

“要不你來試試?”

“哼!”

婦人隻是冷哼一聲,並未說話,也不敢上前。

她的修為不高,上去註定一死,傻子踩上去。

葉凡的目光掃視其他人,都冇有一個敢上,便轉身離開。

“恒銘,你就這樣放任他離開?”

另一位婦人開口了。

陳恒銘很是無奈,說道:

“表姐,你也看到了,葉宗主實力強勁,連伍遜前輩都不是對手,我哪能留下他,要不你把他強行留下?”

婦人冷哼,她自然是怕死的,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葉凡等人離開。

直至葉凡等人消失在視野中。

一位一直沉默的中年男子問道:“為何太初宗的宮綺夢會跟他在一塊?難道這件事是太初宗在背後當推手?”

“不知道,就算是太初宗當推手,我天照宗也不懼,這個北鬥宗必須滅,葉凡必須死!”

“回宗,向宗主稟報此事!”

天照宗的人離開後。

陳恒銘看向城門的方向良久,長歎一口氣。

隨即轉身,道:“三妹,即刻起,你離開萬朝城,徹底隱藏起來,帶著你那一脈的人,前往北鬥宗學習修仙之法,我們可以暫時垂死,但不能真死。”

“我仔細覆盤了一下,我們萬朝城雖然有一些女子嫁入天照宗,但她們也已經隨著在天照宗呆的時間太長,逐漸忘了我們這個孃家,至少不會那麼照顧,天照宗的報複定然會很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