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點印象,您當初是個小女孩,如今長大了,長開了,變成漂亮的大姑娘了。”

“謝謝宗主的誇讚。”

思索了一會兒,葉凡說道:“你知不知道,跟在我身邊會很危險,關於戰書的事,你聽說冇?”

“聽說了,不過我不怕,在我最困難時,是北鬥宗收留了我,是宗主收留我,北鬥宗就是我的家,宗主就是我的家人,我原以為家人而戰,戰死也無懼。”

葉凡不知該說什麼。

當初楊梅麗在無人敢選擇北鬥宗時,勇敢的加入,葉凡對她還挺有好感的,隻是後來太忙了,把她給忘了。

兩人走在草原中,似乎走向的是邊緣。

偶爾會遇到有人打架,但葉凡儘量不參與,他人也不會過來招惹。

“宗主,我看到很多人往那邊去了,咱們不去嗎?”楊梅麗問道。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

“咱們要在這裡呆很長時間,那些寶物,他們爭得你死我活,最後落入誰手還不一定呢,我們先去那邊看看,我想要驗證一些東西。”

“噢噢!”

兩人不停的往邊緣走去。

葉凡想要知道這個遺址是不是殘破的世界一角,他想要探索世界的本源力量。

穿過草原,來到沙灘邊。

踏入大海,任由海浪狂嘯,他們如履平地,縮地成寸,快速一閃一閃的遠去。

兩人走了一天一夜。

並未遇到人類,說明還冇有人來這邊尋寶。

而海底的妖獸聞到人類的聞道,興奮了。

嘩啦啦……

紛紛跳出水麵,張開大口,獠牙巨長,還鋒利,欲要將兩人撕碎,吞食。

葉凡直接一劍將妖獸斬殺,龐大的屍體墜落海裡,大量的海水被染紅,吸引來更多的妖獸。

對妖獸屍體進行瘋狂啃食。

如果不是妖獸主動攻擊,葉凡不想掠殺妖獸。

來到一座無人的小島。

葉凡的神識鋪蓋,小島上隻有一些鳥獸,並無人類的蹤跡,但感覺到了一處地方出現了異樣。

快速趕去。

看到這裡有很多巨大的石塊,隨意擺放,上麵似乎有一些圖案,想要傳遞某些資訊。

仔細觀察。

“宗主,這是什麼?”

葉凡慢慢感受,感受到了這些巨石上有一股浩瀚的力量在澎湃,不斷洶湧,充滿了歲月的痕跡。

儘管經過無儘的歲月,但石塊內蘊含的道韻依舊存在。

“我也不太懂,但能感覺到這有很強烈的道韻存在,可能年代比較久遠,說明這裡曾經有過智慧型生靈存在過,也有可能是人類。”

抬開一塊巨石。

看到一塊斷了的石塊,缺口處十分鋒利。

輕輕觸摸,居然還可以感受到恐怖的劍意。

“這……”

好強的劍意!

經過這麼長的歲月侵蝕,居然還能留下來。

如果這真的是一個曾經完整的世界,那麼這個世界不弱於地球這個宇宙,可會是什麼樣的力量才能將這樣的世界打爛呢。

難以想象!

“啊……”

楊梅麗驚叫一聲,急忙退後,臉色蒼白。

葉凡急忙轉頭看去,接住她,道:“你怎麼了?”

“太恐怖了,這劍意……”

葉凡苦笑,說道:“你的道心、神識太弱,小心點感受,會對你有幫助的。”

楊梅麗整理好情緒,站好。

突然看到了什麼。

“宗主,你看那邊是不是個人?”

遙遠的海域,在皎潔的月光下,一道影子在海麵上緩緩移動。

葉凡定睛看去,略微有些驚訝。

程湘芸!

一襲白衣古裝、手持一把劍、身邊還有一位同樣年輕的女子——陸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