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脖子有冇有冷的感覺?”

眾人連連點頭。

李伯仲說道:“確實有,我說這大夏天,怎麼會有一股冷風,難道是跟病人有關?”

高良沉默一會兒,說道:

“我知道一些風水大師一般掌握一種邪氣,或者說是煞氣,進行影響人體精神或者神經,進而控製人。”

“我對這些也隻是一知半解,但剛纔那種感覺很像,當然,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敢篤定,不如等葉醫生忙完,再進行詢問。”

說到這裡,他看向李伯仲,說道:

“李總,你媽媽生病多年,你們也請了不少名醫,尋求各種救命之法,不知你有冇有聽過古針法?”

李伯仲眉頭一皺,看向正在施針的葉凡,說道:

“古針法我聽過,可是傳說中的古針法都非常複雜,非一般人能駕馭的。”

“我也請過燕京,說是擁有古針法的中醫下來,但也是無濟於事。”

“這什麼古針法,被傳得神乎其神,也不知是真是假,難以辯解啊。”

“你的意思是說葉凡用的是古針法?”

高良沉默了一會兒。

他也冇有真正見過古針法,隻是在某些古籍中看到過描述。

古籍記載,古針法有生死人肉白骨、尚留一口氣,就敢和閻王搶人的本領。

葉凡的針法充滿古意,給他的感覺就是古針法。

“李總,我也不是很確定,但葉醫生所用針法非常接近古針法,名為陰陽九針,你李家關係強大,不妨查查?”

李伯仲沉默了一會兒。

他不懂醫術,更不懂中醫。

這些年為了母親的病情各處奔波,聽過不少醫學相關的傳說,古針法便是其中一個。

終於!

葉凡收工了。

喝一口水,看向眾人,擦了擦汗。

“小溪,你處理後續工作。”

“好!”

說完,轉身離開。

董建國、李伯仲等人趕緊跟出去。

李伯仲客氣說道:“葉醫生,之前我目光狹隘了,我想你道歉,也替小女向你道歉,見識到你的醫術,確實非同凡響。”

“我李伯仲,請求你出診,前往省城海州市,給我母親治病,診金百億。”

“如若能治好,我李伯仲在這給你承諾,許你一生平步青雲,榮華富貴享之不儘。”

葉凡看向他,笑了笑,說道:

“口氣這麼大呢?你知道我對榮華富貴的標準有多高嗎?”

“你不懂,我的世界,你不懂!”

李伯仲之女有些不爽,說道:

“葉凡,你什麼意思?你是看不起我們李家嗎?”

“我李家隨隨便便就可碾壓你金陵任何一個家族,就拿你們金陵最強大的楊家來說,隻要我們李家願意,一天之內就能讓楊家破產。”

“隻要我們李家想做,就冇有做不到的,能讓你直接成為第二個楊家,成為金陵霸主,難道這還不夠你的標準嗎?”

李家不僅僅是省城海州市的大家族,放眼整個江南省也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江南省內,各大家族都要給薄麵,他們是下麵的市縣家族都要看李家麵子行事。

李伯仲認同女兒的說辭,道:

“葉醫生,隻要你治好我媽媽,隻要你願意,我可以讓你成為第二個楊家,我李伯仲在這兒向你許諾。”

突然!

傳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

“二哥,你這海口下的有點大了,你是有這個心,但你經過家族的同意了嗎?“

說話的是一箇中年男子,和李伯仲有幾分相似,帶著一定的冷笑,說道:

“這麼年輕的中醫?二哥,這就是你要請的大醫生?簡直是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