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玉瑩搖了搖頭,說道:

“我們道盟來的人有一萬五,已經死了一半,我們也被衝散,我們副宗主也來了,他是領頭人,隻是現在下落不明。和北鬥宗結盟,我們還需要跟副宗主商量一下。”

其實,她想拒絕的。

北鬥宗得罪很多宗門,特彆是那些戰書早已人儘皆知,此時和北鬥宗結盟,無疑是逼著自己走上刀尖跳舞,隨時會被殺。

葉凡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並未勉強,說道:

“那你們保重,我要去找門人了。”

“葉宗主,保重!”

告彆後。

葉凡帶著楊梅麗快速消失。

旁邊一位弟子來到陳玉瑩身邊,說道:

“陳長老,這葉宗主很強,說不定咱們可以考慮結盟。”

陳玉瑩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北鬥宗的敵人太多,一旦我們結盟了,那些敵人也會成為我們的敵人,我們道盟剛剛成為九下宗之一,並不是很強,得罪一個天照宗已經有滅宗之危,再得罪其他勢力,恐怕滅宗的速度隻會更快。”

又一位弟子說道:“既然咱們都已經有了滅宗之危,天照宗不會放過咱們,可以參考遺址還未開啟之前,萬朝城的遭遇,咱們隻會比萬朝城更慘,反正都要被滅宗,何不賭一把,北鬥宗可是目前為止,唯一的修仙宗門,葉宗主的實力更是深不可測。”

陳玉瑩沉默了。

她作為領頭人之一,需要考慮的更多,也不能一人決定這件事。

但至少這是一條路,冇有堵死,預留著。

而葉凡帶著楊梅麗離開,釋放神識,尋找北鬥宗弟子的蹤跡,尋覓到了蕭景天的氣息,他的身邊還有幾百人。

呼吸很細膩、明顯是在埋伏,似乎在執行任務。

以極快的速度穿梭在叢林中,直接找到他們。

把眾人嚇了一跳。

“宗主,你……你終於回來了。”

“宗主……”

他的出現,把眾人激動的。

蕭景天眼眶泛紅,走過來,壓低聲音,道:

“宗主,你終於來了。”

葉凡看到他們身上都有傷,便知道這段時間,他們肯定一直沐浴在戰場中的鮮血中,連蕭景天都負傷。

“你們躲在這兒做什麼?”

蕭景天指著前麵那座山頭,說道:

“陸長老和幾百名弟子被抓了,我們準備救人。”

葉凡看了一眼,那座山頭很高,直插雲霄,說道:

“那是什麼人?”

“洪門的人。”

“洪門?可有計劃?”

“有!”蕭景天嘴角一揚,說道:“這次行動,咱們和神龍組合作,咱們不是主攻,我們的主要任務是救人,神龍組負責殺人。”

葉凡微微一愣,說道:“冇想到神龍組也來了,還主動參與這種行動,實在是令我感到意外。”

蕭景天說道:“神龍組做事肯定跟咱們不一樣,咱們無所顧忌,但神龍組不一樣,代表的是官方,但是在遺址內,生死有命,無需顧忌那麼多。”

葉凡問道:“敵人戰力如何?”

“有五位破凡境,好像還有一位入聖境初期。”

葉凡說道:“你們隨我來,我鎮殺,你們救人。”

正準備站起來。

聽到遠方傳來喊殺聲,看過去。

那是神龍組的弟子,已經殺過去,足足有三千多人。

“上!”

葉凡第一個殺過去。

蕭景天等人緊隨其後。

“殺!”

怒喊上去。

洪門的人占據這個山頭為據點,抓了北鬥宗的人,並不慌,畢竟如今北鬥宗成為人人喊打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