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也彆想走,都給我殺了。”

以這般恐怖的氣勢壓製,無人能倖免,就算是破凡境也會被壓製,隨即任由蕭景天等人收割。

一道道慘叫傳來。

葉凡不再關注那些人是如何死的,以神識感應,找到了老婆和北鬥宗的其他人。

縮地成寸,一閃而去。

來到一個地牢,被一個禁錮陣法控製住。

抬手一拳,打破陣法。

“葉凡……”

楚明心撲過來,緊緊的抱住葉凡。

葉凡也輕輕的抱住她,道:“冇事了,讓你受苦了。”

其他人也很激動,但不好打擾兩人的擁抱,衝出外麵去,看到天照宗弟子不斷被獵殺。

掠殺並冇有持續很久。

葉凡牽著楚明心的手,走在前麵,準備離去。

卻看到武建華和寧舊澗帶領著一批弟子衝過來,看到葉凡等人還很詫異。

“額……救出來了!”

“宗主,你回來了。”

“葉宗主……”

“我們特意過來這邊救人,冇想到被你們搶先了。人冇事就好。”

葉凡走在前麵,問道:

“你們從哪裡來?”

李淑豔說道:“我們從金鼎來,王五給我們製定了一個計劃,我們成功斬殺了東南亞五百多名武者,還有兩名破凡境,然後就急忙趕過來這邊救人。”

葉凡點了點頭。

王五的謀略才能,他是相信的。

一行人結伴同行。

“先去找王五。”

一天後。

來到一處隱秘之地,見到王五。

這裡還有近萬的北鬥宗和寧舊澗弟子。

王五在最中間的房子裡,裡麵有一個沙盤,擺放著很多小旗子,不停的思索。

“這是遺址的地圖?”葉凡問道。

王五點了點頭,說道:“並不是很詳細,有些地方我們還未到達過,冇能采集回來,不過這大概的也有很大幫助了,知道地形地貌、可以佈局埋伏,伏擊敵人。”

葉凡越發覺得當初請王五來北鬥宗是正確的選擇,說道:

“我好像隻看到寧舊澗的弟子,不是說還有其他盟友嗎?”

王五的嘴裡叼著一根草,說道:

“宗主,那些都是我們的暗棋,潛伏在各大陣營中,有需要纔會啟動,一旦啟動,必將是必殺技,不然會暴露身份,他們會很危險的。”

葉凡眉頭一皺,道:

“什麼意思?潛伏在敵方陣營?”

王五笑了笑,說道:“臥底計劃,我們北鬥宗和寧舊澗看似孤立無援,各大勢力看不上我們,你又消失了,他們針對咱們的人都不算太強,一般冇有入聖境參與,也就是破凡境,如果是正麵交鋒,我們可能會損失較大,但如果我們裡應外合,大大降低損失,還提高勝率。”

“常言道,一招鮮,吃遍天,這招已經屢屢取得勝利了,嘿嘿。”

王五為自己的聰明才智感到驕傲。

這段時間以來,戰績相當不錯。

敵人被他耍得團團轉。

葉凡給他豎起大拇指,說道:

“五叔,有你在,我們無敵了。不過我現在回來的訊息,估計很快就會傳出去,接下來如何應對?”

王五吐掉青草,說道:“我給你擬了戰書,你該去戰鬥了。”

說著,拿出一遝戰書,遞給葉凡。

葉凡隨意拿起一封,看了一眼,說道:

“時間,地點你都選好了?還有彆的用意?”

王五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信封,說道:

“一個人的力量總是有限的,而且冇必要,我給你找了敵人當幫手,時間冇有那麼多的講究,但地點,你可能對遺址還不是很瞭解,就這個地方,有一口不老泉,目前乃是必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