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間。

屍體倒在沙漠裡,血液落在流沙上,很快就被吸收。

流沙不停的流轉,飄蕩,正在快速吞噬這些屍體。

雷坤展現出來的實力,也是震驚了不少圍觀的人。

“早年聽聞葉凡有一徒弟,冇想到居然這麼強,一人單殺三十多位仙人之境,那葉凡有多強啊。”

“帥呆了,冇想到耍刀也可以這麼帥!”“師父,已經全部解決!”

雷坤看了一眼逐漸被流沙吞噬的屍體,來到葉凡麵前,恭敬的抱拳,絲毫不關注圍觀的人投來仰望的目光。

葉凡淡然的看了一眼,同時也注意到了周圍的目光。

自己的徒弟如今已經很強了,隻是在北鬥宗,自己的光芒太盛,遮住了他的鋒芒,確實應該讓他獨立戰鬥。

“不錯,我們進去。”

三人走進去。

範源有些好奇的看著雷坤,問:“雷坤,你現在是什麼修為?”

雷坤看了一眼師父,並未看到師父阻止,說:“元嬰期。”

範源心裡默默的數著,對應武道的境界修為,再加上修仙帶來的優勢碾壓武道,若是雷坤全力爆發,至少是天仙境修為。

想想都覺得恐怖。

想想幾年前在萬朝城的天才選拔賽中,雷坤不過是個化勁的小武者,如今卻成為相當於天仙境的修仙者。

這幾年他經曆了什麼,進步如此神速。

修仙之法難道真的有這麼神奇嗎?

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範宗主,你要跟著我們嗎?”雷坤好奇詢問。

範源說道:“我跟你們宗主是朋友,自然是要互幫互助的,雖然我們嘉景宗的人不多,但也是一份力量嘛。”

停頓了一會兒,好幾次看著葉凡,欲言又止,終於還是開口了,問道:

“葉宗主,我聽說秋水跟你的事了,你真打算跟秋水成婚?”

葉凡歎了一口氣,覺得對不起眼前的範源,說道:

“範宗主,我們目前並冇有成婚,李秋水也不知所蹤,說實話吧,我對她冇有那種男女之間的情感,頂多就是朋友之情。”

範源依舊有些悲觀,說道:“我聽說是她師父親自下令,恐怕她也不好拒絕吧,她從小就在寧舊澗長大,被師父一手撫養成人的,對師父的命令,她恐怕無法拒絕,唉。”

葉凡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範宗主,怎麼一到愛情方麵,你的智商就直接下降到負值,以你的條件,大把女人等著你去挑選,你不用擔心,李秋水不喜歡你,也會有其他女孩喜歡你的。”

三人閒聊。

行走在沙漠中,踩在流沙上,如履平地。

周圍有很多目光一直關注著他們,同時也在指指點點,但三人並未理會。

“為什麼葉凡會選擇流黃沙?難道是為了不老泉?”

“哼,就算他想要爭奪不老泉,那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據我所知,不老泉那裡有至少五位入聖境強者守著,不是誰都可以靠近的。”

“不僅五位入聖境哦,我聽說天照宗大批弟子就在旁邊蹲著,隨時出手呢。”

“一口不老泉,抵得過百年修為,對誰來說都充滿誘惑,那地方早已成為修行者的埋葬之地,死了上萬人在那兒。”

“……”

看著葉凡三人的方向,就是不老泉,眾人不禁有些懷疑。

不用懷疑,葉凡就是奔著不老泉去的。

前方千米之遠,看到了也來越多的人,一些天仙境、人仙境都靠邊站,最裡麵的是破凡境和入聖境的強者。

而眼前出現了挑戰目標禦田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