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葉凡,冇想到你居然敢向我發起挑戰。”禦田佑太站在葉凡的麵前,眼眸冷漠,一隻手握住腰間的刀柄,說道:

“你可知我是什麼人?”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你是什麼人不重要,因為你很快就會變成死人。”

“哼,狂妄!”禦田佑太冷哼一聲,大手一揮,從流沙下衝出三百多人,一下子將葉凡三人圍住,每個人都手持一把暗黑色的長刀,眼中飽含殺意。

“狂妄的華夏人,我會讓你見識一下我們東瀛帝國的武者之威,你殺我東瀛國武者,是要付出代價的。”

葉凡的目光掃視一眼,說道:

“你們兩個出去,我解決他們。”

範源和雷坤縱身一躍,除了包圍圈,那些人也不攔截。

葉凡繼續說道:“你是不是冇聽過我殺了入聖境武者,你們最強也就是破凡境,你敢跟我擺譜,我很忙的,冇時間跟你浪費。”

目光看向外圍的圍觀人群,說道:

“我下一個要挑戰的是洪門入聖境武者冷慧,讓她洗乾淨脖子等著。”

直接點名下一位挑戰者,明顯就不把眼前的挑戰當回事,徹底激怒了禦田佑太。

怒而拔刀!

鏘!

拔刀術!

一道狂霸的刀芒瞬間迸發而出,無限擴大,切割周圍的空氣,彷彿把空氣都切斷層。

與此同時。

圍著的幾百多武者紛紛拔刀,齊刷刷的拔刀術。

一道道強大的刀芒迸發殺來。

從高空看去,會看到無數道白色的刀芒彙聚於中心,而中心正是葉凡所在之地。

宛若一朵花兒紋路,很美,卻充滿狂霸之氣,切割著空氣,斬斷空間。

被圍著的空間彷彿已經被切碎,葉凡也將會被這幾百道刀芒切成碎片。

葉凡站在原地,看著殺來的幾百道刀芒,搖了搖頭,絲毫不在乎,抬腳一跺。

轟!

流沙飛濺,一股狂暴的氣浪席捲四方,宛若深海狂嘯般掀動著濺起的流沙朝著四方衝擊過去,與襲殺過來的刀芒相向而行。

呯呯呯……

一聲聲響起。

刀勢破,刀芒碎!

強大的氣浪並未停止,依舊以極快的速度衝擊四方。

東瀛國武者再次拔刀!

鏘!

然而,氣浪的強大超出他們的想象,再次碾破刀勢,擊碎刀芒,並且衝到他們的麵前。

想要再次拔刀,已經來不及。

噗噗噗……

流沙細小,穿透他們的肉身,黃色的流沙變成了血色,幾百人的神情一下子凝固,渾身上下出現了一個個細小的孔。

最終倒下。

飛舞的流沙即將吞噬他們的屍體。

唯一活著的是禦田佑太,並非他實力強大才活下來,而是葉凡留下來。

邁開一步,來到他的麵前。

他的身體卻被什麼東西拉拽,瞬間在原地消失。

是入聖境武者!

看著打扮、木屐鞋、綁著辮子、武士服、腰間彆著彎刀、還有那獨特的氣質,一看就是東瀛國武者。

“喲,來救兵了!”

葉凡依舊很淡然,盯著眼前的入聖境武者。

對方一隻手抓住還未反應過來的禦田佑太,目光盯著葉凡,說道:

“華夏人,我聽過你的名字,你最近在華夏武道界似乎很火,剛纔看了一下,你確實很強,都說你所修乃是修仙之法,淩駕於武道,但我並不認同,武道以自身為基點,人體的開發纔是最根本的存在。”

“我要挑戰你的修仙之法,我要讓你知道武道不弱於仙道,就用你的死來證明!”

說罷,拔刀,指著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