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在修行之地就這樣,機遇和危機總是相伴相隨,想要不老泉,就得接受這樣殘酷的環境。

手持陰陽尺、身融蒼穹之劍、無儘劍氣不斷切割周圍的一切,空間都被切碎,流沙瘋狂席捲。

俯視下方。

不少人退後,但仍有人不退。

歐洲教廷組織也有人留在現場,就是為了幫助葉凡打東瀛國的六位入聖境武者。

揮劍!

斬落!

巨劍鋒芒、從天而降,欲要劈開這片無儘的沙漠,劍氣激盪狂暴,掀飛海量的黃沙濺向四方,足足有百米之高。

“破他的劍勢!”

東瀛國武者們很瘋狂,很自信,紛紛揮動手中長刀。

不僅僅是六位入聖境武者了,還有幾十位破凡境武者殺來,就為了擋住這一劍,恐怖的刀芒殺去。

狂沙在爆破,瀰漫在空中,視野被嚴重阻擋,看不清。

刀威凶猛,如山海狂嘯,依舊擋不住巨劍鋒芒。

一劍斬落,刀威破碎。

劍芒直斬,無人可擋,東瀛國武者們驚恐浮現在臉上,欲要閃躲,卻已經避之不及,劍氣率先切割,臉上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血絲,隨即巨劍斬至。

“不……”

“不要……”

他們驚慌、他們恐懼、死亡無限逼近,他們已經避之不及。

血肉橫飛、鮮血濺四方,殘肢斷臂飛向遠方。

而這巨劍並未停止。

一劍直斬,萬裡之遠,掀飛狂沙,怒斬而下,地表動盪,彷彿發生了十八級地震,地麵出現了數條裂縫,深深的鴻溝直達萬米之遠,不斷延伸向遠方。

之前退讓之人繼續後退。

劍威還在擴散,劍氣依舊在肆虐,他們擋住,同時也在退後。

“這一劍,好強!”

“退,繼續退,這人太強了吧。”

“恐怕此人修為已經在入聖境之上了。”

“……”

繼續後退。

特彆是透過濺起的飛沙,看清戰場,東瀛國的數位破凡境死絕,入聖境死了三人,其他三人重傷橫飛。

到處都是爛肉在橫飛,鮮紅的血液染紅了黃沙。

這一劍之威足夠強!

無數人震撼不已。

連那些冇有及時退出的武者都被波及,重傷垂死。

唯有歐洲教廷的武者們倖免。

“東瀛國的武者,彆跑!”

三位東瀛國入聖境重傷想要逃,卻被教廷的人衝上去,直接手刃,斬首。

一劍終結了敵人。

還有一些不願退出,被波及的人在這兒,當他們此刻看向葉凡的目光已經帶有恐懼。

葉凡隻是掃了他們一眼,目光看向空中被禁錮的不老泉。

大約就是一盆,不算多,卻引來無數強者的爭奪。

此物必定珍貴。

當他看向不老泉,圍觀的人紛紛驚愕,同時也有人冷笑。

葉凡說道:“教廷的兄弟,你還不取?”

那位教廷白人縱身一躍,一手托著小小的封印和陣法,將不老泉拿在手上,隨即,來到葉凡身邊。

遞給葉凡,說道:“葉,你帶著它走,我們斷後。”

葉凡的目光掃視了遠方四周,無數敵視的目光,就連之前對他冇有仇恨的人,此刻都露出了殺意,馬上說道:

“你先帶走,我斷後,我比你強。”

誰知白人說道:“就是因為你強,所以你能帶走的機率更大,我……我怕我帶不走。”

葉凡冷笑。

兩人都明白,不老泉在誰的手中,誰就會成為群毆的對象。

葉凡接過,嘴角邪魅一笑,說道: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無數人都在虎視眈眈,蓄勢待發,準備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