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終於,他碰到了熟悉的味道。

師姐林溫柔、小姨子楚明月等人,還有一些從未見過的氣息,應該就是結盟的北極熊國的武者吧。

首先就是要把這裡的水攪渾,目光掃視眾人。

拿出陰陽尺,說道:

“既然你們都不敢拿,那我也不要了。”

將手中的不老泉拋向高空,縱身一躍,一個翻轉,一腳猛踢,直接將不老泉踢飛向遠方。

速度極快!

卻依舊被人攔截下來。

在這裡,不乏有真正的強者,想要將不老泉丟出去,還真不容易。

不老泉又被人丟回來。

葉凡拿在手中,頗為無奈,整個人爆發出一股磅礴的大勢,手中陰陽尺化作利劍,劍氣瞬間激盪起來。

嘭!

腳一跺,一個巨大的陰陽圖出現在腳下,不斷延伸在虛空中。

“諸位,你們是打算就這麼看著我嗎?咱們就這麼耗時間嗎?”

葉凡有些無語。

這些人也不動手,就這樣把他圍住。

“既然你們不動手,那我就先動手了。”

陰陽圖開始沸騰,宛若湖麵被煮沸了般,彷彿有了生命,被陰陽圖涉及的範圍都有了一定的壓製之力。

這是場域!

陰陽場域,在這裡,葉凡可以掌控這塊空間的陰陽變化。

已經有人感覺到身體有些失衡,體內的陰陽失去平衡,有些頭暈目眩,使不上勁,拚命的維穩,卻發現根本無濟於事。

“這……這陰陽圖很怪,居然能影響到我體內的陰陽……”

有人開始痛苦的掙紮,紛紛退出陰陽圖的範圍之內。

華夏人還好一些,他們能夠理解天地陰陽,歐美那邊的人對這種東西完全不瞭解,隻能死命抵抗。

最終還是有人撐不住,七竅流血,精神崩潰,瘋了。

葉凡的目光掃視,尋找最弱的方向。

手中的陰陽尺也化作陰陽,一麵陰一麵陽,陰陽結合,看準一處,抬手,揮動陰陽尺。

一道淩厲的劍芒殺向前方。

牽動著腳下的陰陽圖,無形中的天地陰陽不斷被牽動,掠殺過去。

這些歐美的武者還在陰陽圖範圍之內,正在陰陽失衡,想要應對,卻發現很乏力,使不上勁。

“上帝啊,這到底是什麼……我的腦袋都要爆炸了。”

“黎明之劍,殺!”

儘管很難受,但危機降臨,他們還是選擇了反抗。

十幾個國外武者紛紛怒斬而下,但威力都在陰陽失衡的情況下大大減弱,唯有葉凡的劍芒越來越強,瘋狂的吸收陰陽之力,化作恐怖的劍意。

鏘!

斬破殺勢,奔襲而去,直接掠殺了十幾位國外武者,還有不少重傷。

而葉凡的身影極快,衝出重圍。

腳踩驚鴻步,閃爍在幽黑的高空中。

幽黑的高空不止他一道身影,還有上百道身影追溯過去。

更有刀芒、劍芒、槍芒等等掠殺過去。

“休要走!”

幽黑的空中出現了一條宛若巨蟒的幻影,速度極快,居然能追上葉凡的驚鴻步。

而葉凡的前方也有人在阻攔,似乎早就預料到他可能會朝著這個方向走,一道狂霸的刀芒殺過來,欲要劈開這片幽黑的空間。

葉凡看著眼前的刀芒,隨即斬出一劍。

“劍斬南天門!”

一劍驚鴻,劍光幾乎耀亮了方圓百裡。

劍芒破刀勢,撕裂過去。

對麵的三位武者紛紛擋住。

鏘鏘鏘!

最終還是擋不住葉凡的劍芒,擊碎刀勢,掠殺其中一人。

“師姐……”

兩人受傷,看著葉凡離去的背影,以及追殺過去的數十道殺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