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的突然而至,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黃皮猴子,你來這裡乾嘛?趕緊滾開!”

一位黑人開口,手持一把長刀。

葉凡提高嗓音,聲音雄渾,道:

“教廷的喬爾·迪倫出來,把不老泉交出來,我饒你不死,否則我殺光你們教廷的人。”

“你趁我與人纏鬥,偷了所有不老泉,你太陰險了,不是說好到時候一起分的嗎?你全部拿走是什麼意思?”

“我千辛萬苦拚了命才得來的,你輕輕鬆鬆就帶走全部,我不同意,你給我出來……”

聲音很洪亮,響徹在方圓數百裡範圍之內。

無數的武者聽到了,一直跟隨而來的武者也知道怎麼回事。

都在議論紛紛。

很多人也都看到葉凡和教廷的人在流黃沙那兒是合作關係,冇想到這小船說翻就翻,葉凡還被陰了。

一位高大的黑人走出來,手持一把戰斧,說道:

“你是華夏人?你說喬爾·迪倫拿走了不老泉?此話當真?”

葉凡問道:“你是誰?”

“我是歐洲聯盟的主事人之一,你可以叫我布勞·華納。”

葉凡說道:“我說的自然是真話,不可以找他出來對質,或者檢視他身上,肯定會有不老泉,他們從我宗門的人身上劫來的。”

布勞·華納回頭,看了一眼裡麵,喊道:

“喬爾,出來!”

白人喬爾·迪倫走出來了,看到葉凡,露出笑容,說道:

“華夏,葉,你不要汙衊我,你帶走不老泉,所有人都看到了,我都還冇找你要我的那一份,你反倒過來倒打一耙,這就是你們華夏人的誠信嗎?”

葉凡冷笑,取出陰陽尺,說道:

“你還挺能說,我認為多說無益,不如咱們來一場生死決戰吧,我不信,你寧願死也不說出來,你死了,擁有不老泉也冇用,你敢不敢?”

不少人在尋找葉凡,尋找不老泉,跟蹤過來。

聽到葉凡的話語時,他們都有些愣住了。

“不老泉被教廷的人拿走了?”

“之前在流黃沙時,喬爾確實跟葉凡是合作關係,難道他隻是在利用葉凡?”

“你怎麼確定這不是葉凡為了轉移我們視線的計謀呢?畢竟喬爾也冇承認呐。”

“……”

圍觀的人一下子拿不定主意了。

不知道不老泉到底在誰的手中,不知該相信誰的話。

同樣,歐洲聯盟的人也產生了懷疑,他們不會相信葉凡這個外人的話,同時對喬爾也產生了懷疑。

葉凡為了證明自己的話,向喬爾發起生死決戰。

喬爾·迪倫兩手一攤,說道:

“葉,你這是在欺負我,你明知我實力不如你,你還要跟我決鬥,你是明擺著想要殺我滅口,不想分給我那一份屬於我的不老泉,我不會屈服的,我的背後有整個歐洲聯盟,他們不會任由你胡來的。”

葉凡冇想到此人這麼能狡辯,說道:

“喬爾,你拒不承認,也不敢決鬥,我不會逼你,但你總不能一直拿著不老泉不用吧?一旦你使用了,就會被髮現,至少你現在還冇有告知歐洲聯盟的人,你想獨吞,你覺得他們會同意嗎?”

話畢,抬手!

一道淩厲的劍芒從天而降,怒斬而下,切斷了旁邊的空間,斬出一條長長的鴻溝,深不見底,劍氣激盪長存。

無數人驚歎。

這一劍之威很強!

歐洲聯盟的人很警惕,也知道這一劍是示威。

葉凡說道:“喬爾,彆讓我單獨遇到你,我會親手斬你首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