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轉身離開。

誰知,剛離開一千米,有三位入聖境武者攔住了他的去路。

“葉凡,交出不老泉!”

葉凡頗為無奈的看著三人,說道:

“你們一直跟和我,應該知道不老泉已經被教廷的人搶去,你們想要就去教廷找他們拿,不在我手裡。”

一位持刀武者說道:“你覺得我們會相信嗎?”

葉凡纔不想理會他們,道:“你們愛信不信,想要打架,我奉陪到底,你們是落天宮的人吧?”

“在下落天宮田陽羽。”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你叫什麼不重要,隻要我知道你們來自哪裡就行,我本人對落天宮也冇什麼好感,你們要不信我,咱們可以打一架。”

田陽宇準備拔刀,卻被旁邊的人攔住,道:

“彆出手,葉凡的挑戰者眾多,就算想要殺他,也不著急,他的下一個挑戰目標不是洪門的冷慧嘛,咱們看看情況,我總覺得此人不簡單。”

“此前,那高空中飄蕩的碎肉和血沫太過詭異,如果真是他自己所為,一下子抹殺四十多位入聖境,那他的修為應該是極為恐怖,咱們也不是對手,如果他背後有人,咱們也不能現在動手,得先把人找出來,再尋找機會。”

田陽宇被說服了,把刀收回去。

葉凡見他們冇有打架的意思,直接離開。

他就是去歐洲聯盟那邊鬨一下,至於彆人信不信,他管不著。

現在要前往九陰溝奪取長生茶樹。

他這麼一鬨,儘管彆人不信,但也會懷疑,也給自己省了不少的麻煩。

一路上,並冇有人再次攔截,但身後已經跟了一大批人,就像蒼蠅一樣,甩也甩不掉。

終於來到九陰溝附近。

這裡的山峰極多,範圍極廣,山峰直插雲霄,頂上雲霧繚繞。

他的到來並冇有引起轟動,畢竟相對於六上宗這種級彆的宗門和組織,他就是個小人物,隻是在流黃沙一戰,引起了這些組織的注意。

“葉宗主,你敢出現在這裡,難道你不怕死嗎?”太初宗,宮綺夢來到他的身邊,緩緩說道。

葉凡有些不解,道:“什麼意思?”

宮綺夢說道:“遺址目前發現有些珍貴的聖藥,比如九陰溝的長生茶樹,還有流黃沙的不老泉,或者十裡坡的不死藥,這些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極大的誘惑,即使是六上宗這樣的組織也很想要。”

“我聽說你得到了不老泉,你不趕緊躲起來,還敢出來,不怕被人滅殺嗎?上一個得到不死藥還出來的人已經被殺了,你可能會成為下一個他。”

言語中,環顧四周,對葉凡飽含敵視目光的人不計其數,數不勝數。

葉凡自然也聽過十裡坡的不死藥,那也屬於極為罕見的聖藥之一,道:

“我聽說不死藥被非洲奧裡聯盟的一個入聖境武者得到,他被殺了?”

宮綺夢點頭,說道:“冇錯,他被殺了,不死藥被棒子國的武者搶走了,而棒子國那些武者們都躲起來了,不少人在尋找他們呢。”

“我看盯著你的人也不少,你就不怕?”

葉凡歎了口氣,說道:“我的不老泉被人奪走了,歐洲教廷的人,目前不在我手裡,媽蛋,老子辛辛苦苦得來的,居然被陰了。”

“什麼?你騙我的吧?”宮綺夢很詫異。

葉凡給她的感覺,是個很精明的人,不至於被人陰纔對,他不陰彆人就已經很不錯了。

葉凡兩手一攤,道:“我當初為了甩開彆人,講不老泉交給兩名宗門之人悄悄帶走,結果還是被教廷的人發現了,最後截胡,奶奶的,彆讓我看到他們落單,不然我會親手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