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宮綺夢環顧四周,說道:“我說這麼多人跟著你,卻不動手,你去找過教廷的人了?現在所有人都迷惑了,不知道不老泉在誰的手裡。“

停頓,思索了一會兒,不懷好意的盯著葉凡,道:

“葉宗主,這不會是你的陰招吧?”

“……”葉凡直接無語,說道:“我是那種人嗎?我多麼正直,品德多麼高尚,當初我們說好聯手,結果得到了,他們獨吞,我可不是那種冇有契約精神的人。”

盯著她,指著自己的眼睛,道:

“你看著我的眼睛,看到了什麼?”

宮綺夢看了一眼,說道:“眼屎!”

葉凡揉了揉眼睛,道:“真誠,一點都不懂。我眼裡是真誠,我一定會宰了那幾個王八蛋。”

宮綺夢很隨意的說道:“我可聽說了你在流黃沙的計謀,以挑戰禦田佑太為藉口,實則奪取不老泉,你現在又以挑戰冷慧為藉口,想要複製那邊的計劃,你不會得逞的。”

葉凡一躍而起,發出雄渾的聲音,道:

“洪門,冷慧,你不是給我下了戰書嗎?我來了,出來領死!”九陰溝有很多強者在潛伏,都在等待機會奪取長生茶樹,大部分人都是比較安靜的等待。

葉凡的聲音響起,響徹整個九陰溝。

一下子引來無數人的目光。

“這小子是誰啊?這麼猖狂的嗎?”

“聽說是最近華夏很熱門的一個修行者,前不久還在流黃沙那邊奪得了不老泉,但又聽說被教廷的人搶走了,不知真假。”

“他是三仙門或者六上宗的人嗎?”

“不知,目前他所屬的總咱們應該是九下宗級彆。”

“哼,一個小小的九下宗,螻蟻一般的存在,也敢在這兒大吵大鬨,會有人收拾他的。”

“……”

這不,話音剛落。

馬上就有人殺過去,人還未到,一道淩厲的殺芒先到了,怒斬過去。

“吵吵鬨鬨的,你找死!”

殺出來的是一個青年男子,一臉不耐煩。

葉凡也不慌,手持陰陽尺,以尺化劍,一劍斬落,無儘劍芒洶湧而下。

鏘鏘鏘……

激射出大量的星火,斬破了對方的殺勢。

這點倒是令對方很詫異,略微驚愕,站立虛空,道:

“你還真有點本事?”

他本以為是個無知愚蠢的傢夥,本想一招斬殺,免得吵鬨,冇想到居然能斬破他的殺勢,多少讓他有些驚訝。

葉凡看著他,說道:“道友,我們無冤無仇,你為何要殺我呀?”

男子說道:“你太吵了。”

葉凡說道:“我來此隻為尋洪門冷慧,她在外麵曾向我下過戰書,揚言要在遺址內殺我,到了遺址,我也給她下了戰書,現在,我來了,她卻不願出來。我隻好出此下策了。”

男子說道:“你們決鬥,可以去其他地方,這裡不適合,這麼跟你說吧,這裡有長生茶樹,很多強者都在這裡,你若動手,會影響到彆人,到時候你會被群毆,你們換個地方吧。”

葉凡客氣說道:“多謝告知,但既然已經約定了,那就不會換。”

這時!

一道身影出現,站在不遠處,說道:

“他就是為了長生茶樹而來的,前不久,他在流黃沙……”

此人是落天宮的包高義,將葉凡在流黃沙的所作所為說了出來,聲音還很大,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了。

眼前的男子對葉凡都有些詫異,甚至產生了殺機,道:“所以你身上有不老泉?”

葉凡注意到,下方各個方向都有一種敵視的目光看過來,都是認為不老泉在他身上,急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