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不老泉已經被教廷的人搶去。”

話音剛落。

一道恐怖的匹練宛若雷電,奔襲殺來,從下方來的。

伴隨著一位老婦橫移過來。

葉凡急忙揮劍斬去,同時身形閃躲,鏘的一聲,算是擊散了,人也躲開了。

這時,眼前的男子也動手了。

“交出不老泉,饒你不死!”

葉凡直接無語。

看來是捅了蜜蜂窩,又有三道殺芒從下方襲來。

瘋狂運轉體內真氣,腳踩驚鴻步,衝進九陰溝的中央去。

那是長生茶樹所在的位置。

他直接斬出一劍,劍勢驚鴻,狂斬而下,驚起了幾十個埋伏的老傢夥,紛紛退避,擋住劍勢波及。

一位老者手持一把長槍,充滿怒火的攔截在葉凡的麵前,怒道:

“年輕人,我們等待三個多月的心血,被你毀了,我要你的命。”

長槍刺出,化作蛟龍,彷彿聽到了龍吟,來勢洶洶,周圍的天地之力不斷被吸收,洶湧而來。

“陰陽,出!”

葉凡腳下出陰陽,手中陰陽尺快速化作陰陽,擋去!

鏘!

扛下了,退後幾步。

此人修為恐怕已經突破入聖境,達到造極境了吧。

老者還有些詫異,冷哼一聲,道:

“居然擋住我的蛟龍出海,小子,你有點實力,但你不應該如此魯莽,你已經惹起眾怒,你已經活不了了。”

葉凡有些不解,說道:

“道友,你說我毀了你等待三個月的心血,是什麼意思?”

老者不耐煩的解釋道:“長生茶樹正在開花,容不得任何人的驚擾,你剛剛那一劍,已經讓它的花朵焉了,花朵纔是長生茶樹的精華所在,多少人都在等待它的花朵,卻被你給毀了,你已經得罪了在座的所有人。”

葉凡有些懵。

目光環視四周,幾百位入聖境武者、上千位破凡境武者、還有一些不明修為的武者,七七八八加起來,足有十萬人之多。

都在虎視眈眈的盯著他,眼眸中帶著怒火,帶著殺意。

一下子捅了馬蜂窩。

這個情況跟當初計劃的不一樣。

就在這時!

遠方出現了轟隆巨響,地表都在震動。

不少人紛紛側目看去。

還未看到人影,但已經聽到聲音。

“打爆你的豬頭,敢傷害我姐姐,本大小姐打爆你們這些白皮豬……還有黑皮的……”

“滾燙的鮮血,還真是新鮮,看我魔刀三斬!”

“真武霸拳!”

聲音越來越清晰,葉凡瞪大雙眼,充滿苦笑。

果然是想象中的三人:林溫柔、楚明月、秦傾城。

三人邊退邊打,身後跟著幾萬的歐洲武者,其中不乏有入聖境武者追殺過來。

三人也看到了葉凡。

楚明月大聲喊道:“姐夫,我們把不老泉給搶回來了,在這兒呢……”

此話一出!

無數人看過去,將目光轉移,盯著她。

她似乎也意識到不對勁,太多敵視的目光,話還未說完,冇敢說下去。

歐洲教廷的追擊者,追在最前麵的人說道:

“她們手裡有不老泉!”

一瞬間,四個方向,四道殺芒,同時殺過去,直指楚明月。

林溫柔的身影極快,已經擋在她的麵前,抓住她的肩膀,往上麵一扔,自己來接住這殺來的四道殺芒。

手握巨拳,拳勢滔天,宛若托著一座大嶽之山,轟然砸下。

轟隆巨響!

砸碎了四道殺芒,整個人也略微有些喘息。

秦傾城來到她的身邊,雙眼是泛紅的,周身是黑色的魔氣繚繞,身後是巨大的虛影,一把魔刀若隱若現,隱約間還能看到淡淡的金色佛光。-